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4/02/2023

城大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及化學系署理系主任梁美儀——立法及執法管制有害物質能有效減少環境中的污染物

**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馮浩輝老師:

在兔年新正頭,先和你拜年,祝你和家人動若脫兔、萬事如意!

不經不覺,我已在香港城市大學擔任化學系講座教授及「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兩年多了。雖然工作繁忙,但研究工作既富挑戰亦有意義。我想和你分享我們最新的研究結果及香港海洋環境改善的喜訊。

還記得香港特區政府在2015年底完成的第二期「海港淨化計劃」基建項目嗎? 現在維港兩岸的污水皆被收集及送往昴船洲污水廠作處理, 然後在青衣對開水域排放。這計劃令維港水質大大改善,水體含氧量提升、氮營養物顯著減少、和大腸桿菌減少了九成多。一年一度的維港渡海泳可以重新展開!還有,港島的海濱長廊經已駁通,可以從北角一直步行到西環堅尼地城。下次你回港,一定要感受一下維港的新面貌。

水質提升了,維港及附近水域的生態系統得到改善。我們實驗室副主任陳荔博士於過去兩年在維港一帶的海床進行底棲生物調查,發現不少的珊瑚群落和牠們的幼體,顯示水質改善有利珊瑚生長。位於將軍澳填海區對開的水域,珊瑚群落特別生長茂盛,結果令人鼓舞!

還記得70年代的吐露港遍佈珊瑚,後來因為嚴重污染及填海導致珊瑚消失。特區政府過去二十多年來努力在沙田及大埔截污減排,吐露港的水質大大改善了,紅潮爆發數字亦大幅減少。我們近年在吐露港內的防浪堤上發現新建立的珊瑚群落及珊瑚幼體,同時發現過百種海洋生物,顯示吐露港的海洋生態系统正在恢復當中!

我們的硏究團隊亦關注本地中華白海豚及江豚的健康,透過採集擱淺海豚様本來分析各種有害污染物的濃度,評估它們對海豚健康的風險。可喜的是,我們發現一些在近年已禁用的化學物質,例如一些阻燃劑及有機氯化物在本地海豚體內有明顯下降趨勢,証明立法及執法管制有害物質能有效減少環境中的污染物,降低對海洋生物和人類的健康風險。然而,我們卻同時在海豚身上發現不少新興污染物,例如新一代的阻燃劑、多氟化合物及用於電子產品螢幕中的液化晶體化合物等。現時,科學家對這些新興污染物的特性和毒理所知有限,有必要加快硏究步伐,確定它們的環境生態風險,對風險高的新興化學物品作出及時的管制。

相對看不見的化學污染物,大衆市民比較關心海洋塑膠垃圾的問題。因為每次到海灘暢泳或潛水,市民都會面對塑膠垃圾的困擾。香港每日棄置200噸膠餐具及180噸膠樽,因此特區政府絕對有必要加快立法禁止使用一次性塑膠餐具,並以污者自付的原則推動膠樽的回收。港府準備於今年實施的垃圾徵費計劃,希望推動市民實踐「揼少啲、慳多啲」,一齊加強源頭減廢。

塑膠對海洋生物構成莫大的威脅,我們的硏究員不時在擱淺海豚和海龜的腸胃內發現膠手套、膠袋、膠漁網等,這些塑膠會阻礙牠們進食及吸收營養,以致營養不良、免疫力下降,甚至死亡。而體型較小的海洋生物亦有機會誤食微塑膠,影響健康。我們硏究發現海洋端足類甲殼動物在誤食微塑膠後,生長變得緩慢,生育率降低兩成。

過去兩年,我們測量了在污水廠排水及雨水渠中的微塑膠含量。 據我們估算,全港污水處理廠每日排放出45億至268億粒微塑膠到海洋。另外,我們估算本港6條主要雨水渠每日排放高達32億粒微塑膠。

香港地少人多,每日排放280萬噸污水,可載滿1120個標準游泳池。污水廠並未能把所有污染物清走,除了微塑膠,處理後的污水仍然含有藥物殘餘、塑化劑、清潔劑、農藥、阻燃劑、以及各種新興污染物等。它們最終流入大海,對海洋生物及愛吃海鮮的市民構成健康風險。

再放眼粵港澳大灣區,人口有8600萬多,是香港的11.6倍!相對香港,大灣區總體污染物排放量高10倍,加上大量農業及工業污水排放,沿岸污染情況比香港更嚴峻。過去三年,我們和中山大學合作硏究大灣區內各種污染物的排放、遷移及分佈情況,並計算他們在海洋環境中的安全濃度,從而制定減排指標及策略,以支持國家的生態文明建設目標。 希望在2025年,中國近岸海域水質優良比例能達到8成左右。

為支持國家及聯合國對生態環境保護及修復重大計劃和願景,我們實驗室亦致力硏究海洋生態修復的各種科技。包括硏發不同重建珊瑚群落的方法、為海洋生物在防浪堤上建設合適居所以增加生物多樣性。我們硏究証明在海堤上放置大量蠔殼可以大大提升海洋生物多樣性;海洋生物喜愛在蠔殼上生長和覓食,躲藏在蠔殼之間避開捕獵者,居住在其中的蠔、青口、藤壺及管蟲等會過濾水中的有機物,能幫助淨化水體。現在我們與香港海洋生態協會㩗手和本地中小學合作,推廣「香港富蠔計劃」,透過在海岸放置大量蠔殼,讓學生認識本地海洋生物,參與生態修復工作,培養愛護環境的素質。

衷心感謝你35年前在柴灣工業學院悉心的教導,時常提醒我大多數污染問題均有解決辦法!使我能積極面對海洋污染的挑戰。亦多謝你安排我在暑假到沙田污水處理廠實習, 這難得的機會讓我對污水處理過程和問題有更深入的了解。在實習時,有機會進行科學研究,開啟我對科硏的興趣。 我好感恩,現在能以興趣為終生事業,為環保作育英才。

 梁美儀
2023年2月4日

 

 

 

04/02/2023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12 - 02
2022 - 2023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社會企業總會會長吳宏增——社企盼政府及商業機構 成為合作夥伴或顧客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Hi Thomas:

在過去兩年新冠疫情,我們一眾兄弟姊妹已經好少一起相聚,今年農曆新年我們亦只可以在網上拜年。大家聊電話,都會慨嘆,香港這幾年所經歷的,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無論是 19 年的社會事件,以及這兩年的新冠疫情,對社會都帶來深遠的影響。你知道我一向有參與社企的工作,你提到疫情對香港社企有何影響,我趁這個機會向你分享一下。自從 20 年疫情爆發以來,香港社會企業總會一直就社企營運狀況進行調查。三月初,我們又再進行一次調查,有 153 間社企回覆問卷,佔全港社企四分之一。調查發現近兩成社企已經暫停或者已經結束營運,所有社企對今年生意的預期都是負面的,有 20%認為會在三個月之內結束營業,而流動資金只可以支撐少於三個月,亦佔 20%。這幾個簡單的數字,足以反映社企在第五波疫情底下所面對的困難和挑戰。 

Thomas,你曾經問,在疫情下,受影響的不單是社企,其實社企對香港有多重要呢?這個問題相信沒有一個科學的答案。到目前為止,社企總產值佔香港整體 GDP 百分比有多少,從來都沒有一個權威的估算,不過社企對香港的貢獻,不應該用經濟價值去衡量,或許這樣說,經濟產值只不過是社企賴以持續發展的一個因素,社企最主要的存在價值,在於以多元化及創新的手法,去解決社會問題,對應社會需要。 

或者我扼要的陳述,香港社企的發展歷史。大概在20 年前,社企的雛形,是一些服務殘疾人士的社福機構孕育出來,當時這些社福機構的庇護工場,成立了一些流動工作隊,以所謂「模擬商業」的理念運作,一方面為殘疾人士提供就業培訓,另一方面比工友賺取更多收入,使到工作隊持續營運。不久,工作隊由簡單的清潔、速遞、發展到零售、餐飲、以至其他各式各樣的業務,而社福機構,亦將一些具生產力的團隊組成獨立公司,逐漸地形成了香港社企早期的生態圈。與此同時,在歐洲和北美,已經有很多不同性質的社企成立。踏入千禧年代,除了社福機構之外,好多其他團體已至個人,都以種種不同的社會目標,成立了大大小小的社企,加上政府自 2001 年起,成立了幾個起動基金,當中包括由社會福利署所成立的創業展才能基金、民政事務局的伙伴倡自強,以及扶貧委員會屬下的社創基金。這些政府基金,亦大大鼓勵了香港社企的蓬勃發展。 

在這裡,回應你剛才的問題,究竟社企對香港有多重要呢?其實好簡單,大家也許知道,今日大部份的社企,都係以聘用殘疾人士,以及為一些弱勢社群提供就業為他們的主要目標。一旦社企面臨倒閉潮,最受打擊的當然就是這一班受聘於社企的弱勢社群。對好多殘疾人士而言,不論他是精神病康復者、視障人士、肢體傷殘人士等等,一份工作,遠遠多過一份薪酬所為他們帶來的價值,工作帶給他們的社會參與、人際關係,帶給他們的尊嚴,成功感等等,其實都是無價的。至於一班弱勢社群,不論是少數族裔、單親婦女、有學習障礙的年青人、新來港人士、缺乏照顧的長者等等,社企不單只提供工作機會,亦提供適切的支援,使他們在困難時刻,得到關懷照顧。 

過去十年,好多新發展的社企,不單止為弱勢社群提供工作機會,亦針對社會林林總總的議題和需要,開拓了好多嶄新與具創意的營運模式,而隨着社會創新這一個嶄新概念的興起,社企吸引了好多不同背景,不同年齡,但是有共同抱負,希望以自負盈虧的商業模式以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業家。 

一個令人雀躍的趨勢,就是越來越多年輕人有興趣創辦社企。他們既有朝氣,具備創新思維,縱然沒有雄厚的資金,對行業亦未必有豐富經驗,但他們對創業的熱誠和衝勁,都是令我感到十分敬佩的。我認識一位年輕的紡織系大學畢業生,和家人一起在工廠區成立一間製造讓老人家使用的口水肩。他們的產品不單止做工精美,設計亦相當時尚,他們的目的,就是希望老人家戴著口水肩進食的時候,都能夠「有型有款」,活出尊嚴。不久之前,我亦透過視像參觀過一間以提供簡約殯葬服務為目的的社企,創辦人不單止開拓殯葬服務新風潮,同時亦提供相關的生死教育,可以說是善終及殯葬服務的新潮流。我簡單舉出這兩個例子,想讓大家明白,社企的產品和服務已經越來越廣泛,雖然對香港經濟貢獻仍然有限,但社企所創造的社會效益,確實不能夠忽視。 

在這裡講到這一刻,我想特別一提,面對目前史無前例的嚴峻局面,社企正面臨收縮,這個絕對不是我們所希望見到的境況。其實,除了我剛才提過的幾個政府起動基金之外,社企得到政府的支持,以至商界的支援,一直都較缺乏。社企既要顧及商業營運,亦要履行社會責任,事實上並不容易。我所接觸的好多社企朋友,較少要求政府或者商業機構對他們有甚麼直接的資助,反而希望政府以及商業機構,能夠成為他們的合作夥伴,或者是顧客,採購社企所生產的服務或者產品,使到他們能夠持續經營,發揮他們的社會效益。 

總括而言,社企並不算是香港重要的經濟支柱,但是他所帶來的社會效益,他們為公民參與所創造的空間及平台,是我們香港社會不可或缺的一環,疫情過後,我最希望社會企業能夠像過去 20 年一樣,繼續蓬勃發展。

Thomas, 今天與你分享到這裡,祝你、Malina和我兩個姪女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Andy

2022 年 4 月16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6/04/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