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4/02/2023

城大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及化學系署理系主任梁美儀——立法及執法管制有害物質能有效減少環境中的污染物

**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馮浩輝老師:

在兔年新正頭,先和你拜年,祝你和家人動若脫兔、萬事如意!

不經不覺,我已在香港城市大學擔任化學系講座教授及「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兩年多了。雖然工作繁忙,但研究工作既富挑戰亦有意義。我想和你分享我們最新的研究結果及香港海洋環境改善的喜訊。

還記得香港特區政府在2015年底完成的第二期「海港淨化計劃」基建項目嗎? 現在維港兩岸的污水皆被收集及送往昴船洲污水廠作處理, 然後在青衣對開水域排放。這計劃令維港水質大大改善,水體含氧量提升、氮營養物顯著減少、和大腸桿菌減少了九成多。一年一度的維港渡海泳可以重新展開!還有,港島的海濱長廊經已駁通,可以從北角一直步行到西環堅尼地城。下次你回港,一定要感受一下維港的新面貌。

水質提升了,維港及附近水域的生態系統得到改善。我們實驗室副主任陳荔博士於過去兩年在維港一帶的海床進行底棲生物調查,發現不少的珊瑚群落和牠們的幼體,顯示水質改善有利珊瑚生長。位於將軍澳填海區對開的水域,珊瑚群落特別生長茂盛,結果令人鼓舞!

還記得70年代的吐露港遍佈珊瑚,後來因為嚴重污染及填海導致珊瑚消失。特區政府過去二十多年來努力在沙田及大埔截污減排,吐露港的水質大大改善了,紅潮爆發數字亦大幅減少。我們近年在吐露港內的防浪堤上發現新建立的珊瑚群落及珊瑚幼體,同時發現過百種海洋生物,顯示吐露港的海洋生態系统正在恢復當中!

我們的硏究團隊亦關注本地中華白海豚及江豚的健康,透過採集擱淺海豚様本來分析各種有害污染物的濃度,評估它們對海豚健康的風險。可喜的是,我們發現一些在近年已禁用的化學物質,例如一些阻燃劑及有機氯化物在本地海豚體內有明顯下降趨勢,証明立法及執法管制有害物質能有效減少環境中的污染物,降低對海洋生物和人類的健康風險。然而,我們卻同時在海豚身上發現不少新興污染物,例如新一代的阻燃劑、多氟化合物及用於電子產品螢幕中的液化晶體化合物等。現時,科學家對這些新興污染物的特性和毒理所知有限,有必要加快硏究步伐,確定它們的環境生態風險,對風險高的新興化學物品作出及時的管制。

相對看不見的化學污染物,大衆市民比較關心海洋塑膠垃圾的問題。因為每次到海灘暢泳或潛水,市民都會面對塑膠垃圾的困擾。香港每日棄置200噸膠餐具及180噸膠樽,因此特區政府絕對有必要加快立法禁止使用一次性塑膠餐具,並以污者自付的原則推動膠樽的回收。港府準備於今年實施的垃圾徵費計劃,希望推動市民實踐「揼少啲、慳多啲」,一齊加強源頭減廢。

塑膠對海洋生物構成莫大的威脅,我們的硏究員不時在擱淺海豚和海龜的腸胃內發現膠手套、膠袋、膠漁網等,這些塑膠會阻礙牠們進食及吸收營養,以致營養不良、免疫力下降,甚至死亡。而體型較小的海洋生物亦有機會誤食微塑膠,影響健康。我們硏究發現海洋端足類甲殼動物在誤食微塑膠後,生長變得緩慢,生育率降低兩成。

過去兩年,我們測量了在污水廠排水及雨水渠中的微塑膠含量。 據我們估算,全港污水處理廠每日排放出45億至268億粒微塑膠到海洋。另外,我們估算本港6條主要雨水渠每日排放高達32億粒微塑膠。

香港地少人多,每日排放280萬噸污水,可載滿1120個標準游泳池。污水廠並未能把所有污染物清走,除了微塑膠,處理後的污水仍然含有藥物殘餘、塑化劑、清潔劑、農藥、阻燃劑、以及各種新興污染物等。它們最終流入大海,對海洋生物及愛吃海鮮的市民構成健康風險。

再放眼粵港澳大灣區,人口有8600萬多,是香港的11.6倍!相對香港,大灣區總體污染物排放量高10倍,加上大量農業及工業污水排放,沿岸污染情況比香港更嚴峻。過去三年,我們和中山大學合作硏究大灣區內各種污染物的排放、遷移及分佈情況,並計算他們在海洋環境中的安全濃度,從而制定減排指標及策略,以支持國家的生態文明建設目標。 希望在2025年,中國近岸海域水質優良比例能達到8成左右。

為支持國家及聯合國對生態環境保護及修復重大計劃和願景,我們實驗室亦致力硏究海洋生態修復的各種科技。包括硏發不同重建珊瑚群落的方法、為海洋生物在防浪堤上建設合適居所以增加生物多樣性。我們硏究証明在海堤上放置大量蠔殼可以大大提升海洋生物多樣性;海洋生物喜愛在蠔殼上生長和覓食,躲藏在蠔殼之間避開捕獵者,居住在其中的蠔、青口、藤壺及管蟲等會過濾水中的有機物,能幫助淨化水體。現在我們與香港海洋生態協會㩗手和本地中小學合作,推廣「香港富蠔計劃」,透過在海岸放置大量蠔殼,讓學生認識本地海洋生物,參與生態修復工作,培養愛護環境的素質。

衷心感謝你35年前在柴灣工業學院悉心的教導,時常提醒我大多數污染問題均有解決辦法!使我能積極面對海洋污染的挑戰。亦多謝你安排我在暑假到沙田污水處理廠實習, 這難得的機會讓我對污水處理過程和問題有更深入的了解。在實習時,有機會進行科學研究,開啟我對科硏的興趣。 我好感恩,現在能以興趣為終生事業,為環保作育英才。

 梁美儀
2023年2月4日

 

 

 

04/02/2023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12 - 02
2022 - 2023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老年學會會長梁萬福醫生——討論提升安老院舍質素外 亦要關注社區照顧發展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Eliza:

不經不覺間你已經從社會福利署退休了十多年,最近社會開始討論有關安老院舍的條例修訂。在這時候你一定會有一番感受,因為你在一九九零年代時是負責規管香港安老院舍的立法工作,當時其實同樣是面對不同的壓力,業界當時候是懷疑在立法後,私營安老院將無法繼續經營下去,似乎今天也是同一類型的意見。但當年立法後其實都不見有院舍因為相關條例的通過而結業。今次建議的改動也一樣有寛限期,有些改動更長達八年,相信也跟上一次立法時候一樣,有心繼續經營下去的院舍,又一定會在寛限期之前作出適當的改變。其實當時你在立法完成後都知道,相關的立法並未能充份提升院舍的質素,充其量亦只是確保院友能夠在安全環境下生活。所以你們也於2002年至2004年時,透過獎券基金撥款向香港老年學會進行了為期兩年的「香港安老院舍評審先導計劃」,亦向政府建議推行自願參與的安老院舍評審計劃,以提升本港的安老院舍質素。香港老年學會亦於2005年正式成立了香港安老院舍評審計劃,至今已經有十七年的歷史。三年前,社會福利署更資助私營院舍參與評審認證的工作及要求所有買位院舍都要進行評審認証,這都是有助於提升安老院舍質素的。

自從1983年私營安老院在香港出現後,社會及安老服務界都是關注著安老院舍的質素,又確實是過往多年來一些質素欠佳的院舍的負面新聞都是會引起社會的不安,上一屆政府制定安老服務行動方案期間的討論,已經承諾會透過修改安老院舍法例以提升服務的質素,其中以人均面積、人手比例及人力資源最為社會人士的關注。這次的修例正是集中於以上幾點,亦用了過往五年的時間研究,直到這屆政府完結前才能提案立法,似乎也是遲了一些,而且條例的寛限期都有八年,再加五年已經是十三年了。

最近在不同的討論中亦有人帶出有關院友人均面積由現時的 6.5平方米提升至9.5平方米,大量減低了院舍床位的供應,到時長者會不會可以有足夠院舍入住呢?

在人均面積的問題上,都與長期關注長者問題的組織之建議有一段距離,組織都是建議人均面積應該在13至16平方米之間。現有的6.5平方米或修訂後的9.5平方米的人均面積,仍然是一個擠迫的環境。在第五波疫情所出現的傳染疾病的爆發情況也隨時可以再出現,而且長者的活動空間仍然極之有限。安老服務業界的聲音是增加人均面積會減少超過六千個宿位,是否會影響到長者無法入住安老院舍呢?但從一個長者住客的角度來說,提升院友生活的空間就是急不容緩了。

其實與這相關的討論更重要的應該是香港長者入住安老院舍的比率是否太高呢?相信你仍然記得香港的安老服務的政策,自七零年代開始都是強調「社區照顧」為目標,但是自上世紀九零代開始,長者入住院舍的比率都是偏高的,可能都比其他世界地區及亞洲鄰近國家為高。這是什麼原因呢?

其實在過往的二十年來由政府直接資助的院舍宿位包括津助院舍及買位院舍的宿位,數字都是徘徊在長者人口的百分之二點六左右,加上正在輪候院舍的人數又佔長者人口的百分之一點四左右,這兩個數的總和是長者人口的百分之四。

不過我們的研究發現對有長期照顧服務需求的長者之社區支援服務,包括日間護理中心及上門的家居照顧服務的數量是遠遠低於院舍的增長速度,對很多家庭面對有照顧需要的長者,並缺乏地區及到戶服務,而家人又需要返工及返學,就根本沒有能力將有需要的長者留在家中,很多時也是無奈地申請入住安老院舍,但因為輪候政府安老院舍又要需時一至兩年,在燃眉之急底下,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入住私營的安老院舍。另外對一些患有嚴重傷殘性疾病如中風或骨折等病人,在急於離開醫院的要求下,似乎入住私營安老院是唯一的選擇了。這亦是過往二十多年來私營安老院舍宿位急速增長的原因。

在今次院舍條例修訂的八年寬限期,正正就是社會應該好好地思考如何壓縮安老院舍宿位的需求及整體入住比率。如果能夠減低的話,現時業界的憂慮自然不會存在了。

要達到真正能夠在家養老以減低長者入住院舍比率,就需要大幅度增加投資於社區的支援服務,其中包括大量增加日間護理中心的數目及名額,透過根據長者居住的分佈研究,在多區域多地點增設多些中心。在未來應該考慮,除了現有的大型日間護理中心外,設立規模較細小至十五至二十人左右的屋邨護老站,讓家人在返工前可以帶長者到樓下的護老站,然後放工後可以親自帶長者回家。除此之外,服務時間亦需要設彈性,對應家人的作息時間,由上午七時開始至晚上七八時後,是更能夠配合家人的需要。

另外,上門支援服務是對獨居長者或兩老戶另一重要的服務,很多獨居長者或兩老戶的年老配偶,其實是缺乏在家照顧弱老的能力,以致長者需要入住安老院舍。如果香港能夠為這類特別需要的家庭提供更全面及貼身的上門照顧及護理服務,自然可以大幅度減少長者入住院舍的需要。澳門特區政府已經於十年前開始推出具備二十四小時的上門照顧護理服務,其成效更是顯著,現在已經變成一種常規服務。香港真是要急起直追發展了。

此外,為全職家居護老者提供護老者津貼及喘息服務,都是有助於支持護老者的能力及持久性,有助於減輕入住安老院舍的需求。

Eliza 我相信你現在仍然很關注安老服務的質素,只有透過減低長者入住院舍的需求、政府直接資助及監管所資助院舍、促進一個健康的優質院舍競爭、全面的院舍評審、提升院舍專業人員及護理人員的供應及待遇,都是未來建設一個關愛長者社會的必須條件。

 

祝生活愉快。

梁萬福醫生

2022年6月4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04/06/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