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何立彥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4/02/2023

城大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及化學系署理系主任梁美儀——立法及執法管制有害物質能有效減少環境中的污染物

**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馮浩輝老師:

在兔年新正頭,先和你拜年,祝你和家人動若脫兔、萬事如意!

不經不覺,我已在香港城市大學擔任化學系講座教授及「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兩年多了。雖然工作繁忙,但研究工作既富挑戰亦有意義。我想和你分享我們最新的研究結果及香港海洋環境改善的喜訊。

還記得香港特區政府在2015年底完成的第二期「海港淨化計劃」基建項目嗎? 現在維港兩岸的污水皆被收集及送往昴船洲污水廠作處理, 然後在青衣對開水域排放。這計劃令維港水質大大改善,水體含氧量提升、氮營養物顯著減少、和大腸桿菌減少了九成多。一年一度的維港渡海泳可以重新展開!還有,港島的海濱長廊經已駁通,可以從北角一直步行到西環堅尼地城。下次你回港,一定要感受一下維港的新面貌。

水質提升了,維港及附近水域的生態系統得到改善。我們實驗室副主任陳荔博士於過去兩年在維港一帶的海床進行底棲生物調查,發現不少的珊瑚群落和牠們的幼體,顯示水質改善有利珊瑚生長。位於將軍澳填海區對開的水域,珊瑚群落特別生長茂盛,結果令人鼓舞!

還記得70年代的吐露港遍佈珊瑚,後來因為嚴重污染及填海導致珊瑚消失。特區政府過去二十多年來努力在沙田及大埔截污減排,吐露港的水質大大改善了,紅潮爆發數字亦大幅減少。我們近年在吐露港內的防浪堤上發現新建立的珊瑚群落及珊瑚幼體,同時發現過百種海洋生物,顯示吐露港的海洋生態系统正在恢復當中!

我們的硏究團隊亦關注本地中華白海豚及江豚的健康,透過採集擱淺海豚様本來分析各種有害污染物的濃度,評估它們對海豚健康的風險。可喜的是,我們發現一些在近年已禁用的化學物質,例如一些阻燃劑及有機氯化物在本地海豚體內有明顯下降趨勢,証明立法及執法管制有害物質能有效減少環境中的污染物,降低對海洋生物和人類的健康風險。然而,我們卻同時在海豚身上發現不少新興污染物,例如新一代的阻燃劑、多氟化合物及用於電子產品螢幕中的液化晶體化合物等。現時,科學家對這些新興污染物的特性和毒理所知有限,有必要加快硏究步伐,確定它們的環境生態風險,對風險高的新興化學物品作出及時的管制。

相對看不見的化學污染物,大衆市民比較關心海洋塑膠垃圾的問題。因為每次到海灘暢泳或潛水,市民都會面對塑膠垃圾的困擾。香港每日棄置200噸膠餐具及180噸膠樽,因此特區政府絕對有必要加快立法禁止使用一次性塑膠餐具,並以污者自付的原則推動膠樽的回收。港府準備於今年實施的垃圾徵費計劃,希望推動市民實踐「揼少啲、慳多啲」,一齊加強源頭減廢。

塑膠對海洋生物構成莫大的威脅,我們的硏究員不時在擱淺海豚和海龜的腸胃內發現膠手套、膠袋、膠漁網等,這些塑膠會阻礙牠們進食及吸收營養,以致營養不良、免疫力下降,甚至死亡。而體型較小的海洋生物亦有機會誤食微塑膠,影響健康。我們硏究發現海洋端足類甲殼動物在誤食微塑膠後,生長變得緩慢,生育率降低兩成。

過去兩年,我們測量了在污水廠排水及雨水渠中的微塑膠含量。 據我們估算,全港污水處理廠每日排放出45億至268億粒微塑膠到海洋。另外,我們估算本港6條主要雨水渠每日排放高達32億粒微塑膠。

香港地少人多,每日排放280萬噸污水,可載滿1120個標準游泳池。污水廠並未能把所有污染物清走,除了微塑膠,處理後的污水仍然含有藥物殘餘、塑化劑、清潔劑、農藥、阻燃劑、以及各種新興污染物等。它們最終流入大海,對海洋生物及愛吃海鮮的市民構成健康風險。

再放眼粵港澳大灣區,人口有8600萬多,是香港的11.6倍!相對香港,大灣區總體污染物排放量高10倍,加上大量農業及工業污水排放,沿岸污染情況比香港更嚴峻。過去三年,我們和中山大學合作硏究大灣區內各種污染物的排放、遷移及分佈情況,並計算他們在海洋環境中的安全濃度,從而制定減排指標及策略,以支持國家的生態文明建設目標。 希望在2025年,中國近岸海域水質優良比例能達到8成左右。

為支持國家及聯合國對生態環境保護及修復重大計劃和願景,我們實驗室亦致力硏究海洋生態修復的各種科技。包括硏發不同重建珊瑚群落的方法、為海洋生物在防浪堤上建設合適居所以增加生物多樣性。我們硏究証明在海堤上放置大量蠔殼可以大大提升海洋生物多樣性;海洋生物喜愛在蠔殼上生長和覓食,躲藏在蠔殼之間避開捕獵者,居住在其中的蠔、青口、藤壺及管蟲等會過濾水中的有機物,能幫助淨化水體。現在我們與香港海洋生態協會㩗手和本地中小學合作,推廣「香港富蠔計劃」,透過在海岸放置大量蠔殼,讓學生認識本地海洋生物,參與生態修復工作,培養愛護環境的素質。

衷心感謝你35年前在柴灣工業學院悉心的教導,時常提醒我大多數污染問題均有解決辦法!使我能積極面對海洋污染的挑戰。亦多謝你安排我在暑假到沙田污水處理廠實習, 這難得的機會讓我對污水處理過程和問題有更深入的了解。在實習時,有機會進行科學研究,開啟我對科硏的興趣。 我好感恩,現在能以興趣為終生事業,為環保作育英才。

 梁美儀
2023年2月4日

 

 

 

04/02/2023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12 - 02
2022 - 2023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嶺南大學亞太老年學研究中心總監陳澤群教授——照顧者的需要及支援

主持人:何立彥

*標題由編輯所加

Adam,


我很懷念數年前我們研究團隊在諾定咸研究照顧者的經驗。我想和你分享香港照顧者的情況和最近的研究和政策建議。

香港人越來越長壽,照顧者的人數亦越來越多。香港男性可以活到83歲,而女性更加可以活到88歲。可是,人老了,機械壞。很多老年人因中風、糖尿病、認知障礙症、骨折、心臟病等,令到他們無法照顧自己,需要家人照顧。英國大約有百分之10的人口為照顧者,以此推算,香港大概有七十多萬人是照顧者。值得注意的是,照顧並不是短時間,不是數日或數月。照顧者平均照顧時間高達8年半,而他們每星期平均提供42小時照顧,而傷殘人士照顧者照顧時間更高達77小時。所以,照顧其實是一份全職工作,是一年365日,每日無休止的全天候工作。

照顧者需面對不同的壓力。財政方面,有些照顧者需要辭去自己全職工作或轉為兼職,以方便照顧親人。另外,照顧者亦需支付很多額外的費用,例如交通、藥費、特別健康食物和特別護理用品,如紙尿片和輪椅的支出,令部份家庭面對沉重經濟壓力。

 就體力和精神壓力而言,照顧者要經常做扶抱的工作,令身體受損。照顧“精神病”和“認知障礙症”的照顧者,經常面對患者無理取閙、埋怨和語言攻擊。有些照護者亦擔心家人走失、不食藥物和將來沒有人照顧,影響了他們的精神健康及睡眠質素。

社交方面,長時間的照顧工作和患病親人突如其來的需要,使照顧者難有正常的社交生活。

香港政府於今年五月發佈了一份名為「香港長者及殘疾人士照顧者的需要及支援顧問研究」報告。這是本港第一份較全面和深入研究照顧者的特質和需要的報告。報告書提出11項建議去「提升照顧者能力、鼓勵家庭和非正規社區支援,以及整合服務」。既然這份報告書這麽重要,它的建議對於照顧者來說究竟是對症下藥,抑或是延長照顧者悲劇呢?

首先,研究報告沒有包括全港照顧者的需要,它的被訪者包括正使用安老和康復服務人士的照顧者,照顧對象以及相關持分者。研究照顧者選取自「不同安老服務及康復服務使用者」名單。所以很多沒有使用公營服務的照顧者沒有包括在這份報告中,若以這份報告的內容作為全港照顧者政策發展依據,我覺得相當有問題。

其次,報告書對發放現金給照顧者採取極之消極的態度,報告書指出「現金津貼不應視為對護老者因照顧長者而沒有就業的補償」。這種看法,漠視了照顧病患人工作的辛勞,忽視了妻子照顧丈夫和子女照顧父母的質素,亦忘記了本港「居家安老」的長遠目標。世界各地的研究都指出在家照顧工作時間不會比勞動市場的工作時間少,甚至是更長。正如報告書亦指出照顧傷殘人士的照顧者每星期用了77小時,而護老者則用了42小時。所以照顧時間的相當長,不會少於在勞動市場工作的時間。另外,照顧工作範圍相當廣,亦涉及到厭惡性工作,例如覆診、預備食物、餵食、沖身、購物、家居清潔、食藥、洗衣和輔助做運動。因此,照顧患病長者是一份艱辛和長時間的工作,它的貢獻絶對不少於一個人在勞動市場受薪的工作。政府提供現金津貼予子女去照顧父母;或者妻子照顧丈夫,這可以鼓勵傳統孝道於當今老齡化社會繼續運行。所謂「久病無孝子」,政府其實可以幫助孝道繼續發展,亦可達到政府一向鼓吹的「居家養老目標」,長者可於熟悉的家居環境安享晚年,而不需要入住安老院。另外,現金津貼給予親人去照顧父母或妻子,比起其他照顧方式成本較低。我們提供給低收入家庭的照顧者津貼每月為$2,400,這遠遠低於政府支付於合約院舍每張病牀每月高達$20,973。因此,現金津貼護予老者可以延續孝道,減低福利支出和達到本港「居家養老政策目標」。以現金去協助家人照顧病患者,可減低院舍壓力,這才是直接和有效的安老政策。

報告書不支持現金津貼的同時,反而推動利用“社區券”去支援護老者。其實“社區券”存在不同方面的問題。首先,不是每一個地區都有所需服務。報導指北區及深水埗區沒有認知障礙症服務。另外,社區券會花費護老者大量時間去查詢和選取不同服務,只會增加他們所花的時間和憂慮,並不能減低他們的壓力。除此之外,提供社區券的服務單位現時缺乏監管,我們難以保證他們會提供優質的服務給予護老者。第二階段的社區券受益人有多達3分之1沒有使用服務。而已離開計劃的人士更高達一半沒有使用社區券。既然社區券的使用率低,而存在不同方面的問題,這些問題亦未妥善解決,不明白報告書為何建議將這措施擴展至照顧者。如果政府貿然推行此建議,只會將存在問題延續。

 香港目前幫助照顧者的服務相當零散,眾多服務中心都自稱有涉及照顧者服務,但是沒有一個中心提供全面而深入的服務予照顧者。我們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將照顧者視為「重點服務對象」,將他們好像「青少年」、「長者」、「傷殘人士」般有具體的服務予他們,以人口比例,在各區設立「照顧者服務中心」,解決他們經濟、情緒、社交及照顧技巧的需要。

另外,政府可以委任一個「照顧者專員」,專門負責統籌照顧者服務,並將服務的成效作出定期檢討,配合現屆政府「以結果為目標」的施政方針,以具體行動和數據去解決照顧者的問題。

Adam,現今香港提供照顧者的服務零散,照顧者的經濟及心理壓力得不到有效處理。我認為政府需要設立「照顧者服務中心」,提供現金津貼給所有低收入照顧者和設立「照顧者專員」,這才能快速及有效地解決照顧者壓力,避免照顧者的家庭悲劇在香港再次發生。

澤群
2022年7月23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3/07/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