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X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編導: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7/05/2023

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委員、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 阮淑茵——冀香港有照顧者為本的政策及服務 讓基層照顧者能有喘息空間

*標題由編輯所加

田叔你好: 

你已經走了3年還是4年,彷彿是很久以前的事,但關於你和你太太的片段我還是歷歷在目。想起你第一個畫面就是年過80的你每天拖著瘦小的身軀,踏著細碎的步伐,為患血癌的太太去領免費飯,一般人走十五分鐘的路,你要用差不多一小時行。還有每次與其他年長護老者開會,提到要找代表表達護老者的心聲,你都會毫不猶豫,主動答應接受不同傳媒訪問,每一次聽你發言或者接受訪問,你的聲音雖然微弱但好堅定,我知道你為的是希望所有基層的年長護老者,可以有一天領到政府的護老者津貼及有需要時能獲得多一點照顧。 

田叔,經過你和其他護老者的努力,社會現在多了討論護老者的困難,政府亦開始關注照顧者,政府委託了理工大學做「香港長者及殘疾人士照顧者的需要及支援顧問研究」,2022年公佈了研究報告,接著施政報告亦出現有關照顧者的篇幅,今年10月會將照顧者津貼計劃恆常化,並且金額提升至3000元,本來是一個很值得高興的進展,可是,我們認識一班基層護老者仍然未合資申請護老者津貼,因為仍有四大申請門檻未放寬,領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領傷殘津貼的照顧者仍是不合資格申請,並且要5年前開始申請長期護理服務才合資格。所以我們認識一班基層、經濟困難的照顧者至今仍然是領不到護老者津貼。可是你知道,身為基層年長照顧者,當家中有體弱家人要照顧的時候,便明白為何護老者津貼那麼重要,田叔你曾經參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2017年有關基層年長護老者的研究,裡面近8成受訪護老者表示,需要照顧家中體弱長者後開支增加,最大開支分別是藥費、交通費及保健食品費用。 

而基層護老者的經濟壓力絕對不容忽視,我們認識另一位年長護老者,照顧患認知障礙症的丈夫,因為經濟困難而在照顧時增加不少壓力,婆婆開始照顧體弱丈夫已導致抑鬱症病發,每次陪丈夫看病都是一次艱苦的旅程,因丈夫身體弱又脾氣不好,每走幾步便嚷著要坐下休息,疫情期間更因不願戴口罩而經常同婆婆爭執,雖然坐的士會相對較輕鬆,但因經濟困難,要節省金錢,婆婆多數寧願選擇承受壓力,帶患認知障礙症的丈夫坐公共交通工具去醫院或診所覆診。兩年前,因種種壓力及身體情況影響,婆婆「爆血管」入院,清醒後不是關心自己的病況,而是關心丈夫是否有人照顧食飯及食藥,這反映香港護老者的另一個困境,當照顧者有病或有急需時,沒有緊急支援服務可以幫忙,以致照顧者即使自己患病或有事,都「死頂」,導致身心疲累,壓力非常大。 

香港仍然未有照顧者為本政策,及沒有一個官方統一的照顧者定義,當照顧者有需要時要到不同部門或服務單位,經歷多次不同標準的評估及審查,這些繁複或不成功的經驗會阻礙有需要的護老者對外求助。而且未有全港照顧者的統計數據,未能對應問題而作完善政策及服務規劃,特別未有具體措施去發掘及支援高危的照顧者家庭。今年10月政府會設立支援專線,讓照顧者有需要時可以透過熱線電話尋求協助,可是若背後的支援服務無改善,未必能真正支援到有實際需要的護老者,政府現時提供約230個指定日間暫託名額和約330個指定住宿暫託宿位,並將於2023至24年度增加約30個日間暫託名額,雖然即將會增加暫託服務名額,但供應遠遠未能應付需求,而照顧者面對不同類別及程度的需要,除了仍然需增加更多現有服務的名額,亦需要發展其他類型服務,特別是發展社區資源。 

我們機構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最近有一個小規模的計劃:長者社區保姆計劃,希望政府參考於各區進行類似的計劃,由社工及其他專業人士為社區中有心服務長者的婦女提供訓練及支援,善用她們不用照顧小孩的時間,協助同區有需要的年長護老者。田叔如果你仍在就好,我可以介紹計劃給你,長者社區保姆計劃的婦女會定期聯絡及家訪護老者家庭,提供關懷及了解日常生活需要,她們可以協助買餸、陪診、上門暫託、緊急支援及連繫社區資源等等,甚至為每位長者進行簡單認知障礙評估及訓練,經職業治療師評估及指導,婦女上門陪同長者及護老者做復康運動訓練,按照每一個護老者家庭的需要提供合適的服務,參加計劃的長者同護老者心情都好好多,護老者又可以有機會喘喘氣。 

我經常想,如果香港有照顧者為本的政策及服務,基層年長護老者如果有護老者津貼,有更到位的緊急支援服務及暫託服務,還有長者社區保姆計劃,你和其他幾位已離開的護老者生活會有甚麼不同?會否可以過得輕鬆一點?感覺到世界更多關心和溫暖?會不會不用在病患、擔憂及悔疚中離開?會不會可以有時間更加關心自己多一點?年長護老者可不可以過更快樂安心的晚年?不會再於新聞報導見到有關照顧者的悲劇? 

田叔,祝願你在另一個世界可以和太太過得愜意自在,不用再承受身心痛苦,希望你也能祝福及看顧其他仍在盡心盡力照顧家人的基層年長照顧者。

 

阮姑娘敬上

2023年5月27日

27/05/2023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重溫

CATCHUP
03 - 05
2023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朱敏健 ——消除歧視和偏見 正面對待精神病患者

主持人:張鳳萍

芷君: 

數年沒見,在我記憶中你還是小時候的模樣。最近與你爸爸傾談時,才知道你正在攻讀醫科,你長大成人了,更有意成為精神科專科醫生,我對你的選擇感到很高興。 

精神健康對每個人都十分重要,正如行政長官早前指,「精神健康是市民『幸福感』的關鍵之一」。根據一個在2015年發表有關精神健康的研究,有13%香港居民是精神病患者,可見在香港患有精神病並不罕見。 

平機會一個最近發表的研究結果顯示,約有八成受訪者認為,在香港對精神病患者的歧視是非常普遍或是普遍。受訪精神病患者更表示,他們會因為其疾病而獲得較少升職機會或薪金,甚至不被聘用。有超過四成的精神病患者表示在過去五年曾在求職、在職或離職過程中遭受歧視。在2018至2022年期間,平機會一共收到310宗在《殘疾歧視條例》下有關精神狀況遭受歧視的投訴,其中四分之三涉及僱傭範疇,由此看來,精神病患者在職場方面確是面對不少的困難。 

研究結果又顯示,精神病患者在職場有被標籤化的情況。有超過五成的在職人士表示擔心精神病患者會傷害別人;另分別有四成在職受訪者表示會嘗試與精神病患者保持距離及害怕與精神病患者獨處。這種對精神病患者的標籤,歸根究底,問題的根源就是市民大眾誤會精神病與暴力有關。事實上,有暴力傾向的精神病患者只佔極少數,公眾不應受到個別事件的渲染,而對他們加上負面的標籤。其實大部分歧視思想和行為,均源於固有的偏見和定型觀念,錯誤資訊、缺乏接觸和認識不足等都是偏見的源頭。 

作為一個醫科生,我相信你會更了解精神病只是一個概括的名詞,它包含着不同種類的精神病,有急性或慢性,亦有溫和及嚴重之分。常見的精神病包括認知障礙症、思覺失調、抑鬱症、躁狂症、焦慮症、自閉症、過度活躍症等。若公眾以偏概全地將精神病與暴力畫成等號,只會令標籤及歧視加深,對病患者的康復造成障礙。因此,我們必須對公眾多加解釋,以糾正他們的錯誤觀念。 

今次的研究亦發現,受訪精神病患者中有接近兩成的患者要為精神健康求醫而請假時遇到困難,他們最常遇到的困難是臨時請假得不到主管批准,以及同事對他們請假感到不滿。部分受訪者更表示,他們延遲或不願意接受治療或覆診,主要原因是擔心被公司的人知悉他們精神健康出了問題,或因為需要治療或覆診而對他們產生負面想法。 

由此可見,精神病患者會因為害怕在職場被標籤或歧視,而不願意向他們的僱主表達其需要,甚至延誤診治。相反,研究分析結果顯示,受到僱主及同事較多支援的精神病患者有較高的幸福感、更好的社交及職業功能、令症狀得以緩解、出現情緒困擾及自我標籤的機會亦較低。本來精神病患者在職場上披露自身的精神健康狀況,理應為他們爭取更多的支援,以及更容易申請病假及得到治療,但事實他們卻往往擔心透露病情後會受到歧視和排擠,而選擇隱瞞病情,導致情況得不到改善。 

若果沒有這些歧視和偏見,我相信精神病患者在透露病情時,會得到主管和同事的體諒和包容,並得到適當的支援及協助,這樣便能改善患者的情緒,令他們更加安心工作,對僱主、同事和患者都有好處,達至三贏的局面。 

另一個研究結果是有八成半的精神病患者表示公司有需要為員工提供精神健康支援,他們認為僱主應了解精神病患者的個別需要,檢視工作安排或環境是否需要作出調適、考慮具彈性的工作安排,例如:彈性上班時間、小休時間等,以及制定平等機會政策,以避免歧視、欺凌、騷擾等。患有精神病不一定會影響其工作能力,只要僱主能作出適當的調適,患病僱員也可以在其工作崗位盡展所長。 

其實精神病和其他疾病一樣,只要得到適當的治療是可以痊癒的。為了協助患者重過正常的生活,僱主可以實施精神健康友善的僱傭措施,並為有需要的僱員提供合適的工作安排,讓他們可以申請病假及就診。此外,僱主亦可以在工作間制定反歧視政策,建立沒有歧視的工作環境,讓僱主和僱員,以及僱員之間,以互相尊重、互諒互讓的態度一起工作。 

作為一名年輕的醫科生,你對消除這些對精神病患者的歧視和偏見又有甚麼看法呢?很期待聽到你的意見,有時間不妨發個短訊給我吧! 

朱敏健叔叔

2023年3月18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8/03/2023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