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X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0/07/2024

香港科技大學環境及可持續發展學部主任及講座教授 劉啟漢——應對酷熱天氣

乘恩、卓恩、曉恩:

你們好!香港最近天氣非常熱。美國東岸的天氣如何?今年夏天因為工作繁忙無法去探望你們,希望你們一切安好,能夠應對當地的高溫和極端天氣。

世界氣象組織指出,2023年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可能是過去10萬年中最熱的一年。在香港,天文台也記錄到2023年有史以來最熱的八月和夏季,許多人都在抱怨極端高溫。

由於我研究天氣和氣候,朋友們經常問我為什麼現在這麼熱。他們從新聞和IPCC(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報告中了解到,聯合國希望將溫度上升限制在2度或1.5度以下。但這應該只會在世紀末發生,而不是現在。而其實,IPCC 預測的溫度變化所指是全球年均溫度的變化,事實上,某些地方的溫度變化有可能是會比這升幅高。更重要的是,即使我們能達到這個升温目標,在實際情況下,溫度在未來幾十年內仍會繼續上升,然後才會在本世紀末前慢慢下降至2度或以下。

有些朋友亦和我提到厄爾尼諾現象,他們說2023年特別熱是因為太平洋上發生的厄爾尼諾現象。事實上,隨著厄爾尼諾影響的減弱,溫度應該會下降,所以無需過分擔心。但是,儘管2023年的異常高溫有部分是由於厄爾尼諾現象,整體溫度無可否認是出現了上升的趨勢。我認為2023年給我們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預警,讓我們提前體會未來10至20年的一般溫度會是什麼樣子。除非我們立即採取果斷行動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否則到2050至2060年,我們可能會懷念2023年那樣涼爽的年份。

我希望2023年的熱浪這個早期預警,能加強世界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決心。儘管世界存在許多分歧,但我們過去幾年應對COVID-19的經驗已經表明:(1) 無論多麼複雜的問題,人類系統在必要時都能夠在短時間內作出改變,(2) 世界各國在面臨共同威脅時,能夠合作並找到解決方案。如果2023年的熱浪可以作為警告,讓世界各國認識到氣候變化是我們的共同威脅,那麼這次高溫的經歷就是值得的。

2024年的高溫仍在持續,已經在全球造成重大傷亡。截至六月底,在泰國,氣溫一度高達攝氏44.2度,至少有30人因極端高溫而死亡。在印度,熱浪造成至少77人死亡,德里、北方邦、比哈爾邦、賈坎德邦和拉賈斯坦邦等地的氣溫達到攝氏49.9度。在沙特阿拉伯的朝聖活動中,超過1300名朝聖者因氣溫超過攝氏51度而死亡。這些悲劇告訴我們,每個人和每個地方都必須思考如何適應與氣候變化相關的極端事件。

聯合國在2022年指出,早期預警系統是減少因嚴重天氣事件所造成的傷亡和影響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因此,他們啟動了“全民預警”(Early Warning For All)倡議,呼籲在2027年之前,建立針對不同天氣災害的早期預警系統來保護所有人。在香港科技大學,我們正與世界氣象組織合作,建立一個氣候風險區域研究和共享中心,以分享我們在應對氣候變化和極端天氣風險方面的研究成果。

一個好的早期預警系統,應包括分析和預測災害,制定預警系統和行動建議,並將其傳達給公眾(尤其是弱勢社群),說服他們採取相應行動。當中其實包含很多挑戰。例如,熱浪對長者的影響特別大,但他們往往低估現在熱浪的嚴重性,覺得自己過去也曾經歷過不少熱浪,即使有空調,也因成本的考慮而不去使用。其實,他們可能不了解現在的熱浪是比他們過去經歷的更熱、持續時間更長。而隨著年齡增長和慢性病的存在,他們對熱的適應能力也不復當年。

兒童也是另一個容易受影響的群體,因為他們的體溫調節能力未如成人般有效。高温時,他們應該要在陰涼處玩耍、定期喝水和穿輕便的衣服。戶外工作者需要經常休息,保持水分,並穿戴防護裝備。另外,按小時計酬的工人可能會因經濟壓力而無法遵守熱浪警告中的停工建議。雇主和戶外工作者的主管應學習如何辨認中暑的症狀,並制定系統以鼓勵工人定期互相留意和關懷。政府也應該加強宣傳社區避暑中心,或利用能源援助計劃,協助長者和其他弱勢社群。

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應該多關心鄰居,透過慰問和交流,確保大家有涼爽的環境和充足的水分。在科大,我們正利用我們在PRAISE-HK空氣質素健康風險系統中的經驗,開發一個個人化的極端天氣事件早期預警系統。我們亦與香港紅十字會和香港哮喘會等社區團體合作,希望能夠有效地接觸弱勢社群。譬如,我們了解到系統的警告發布若過於頻繁,會容易令一般市民忽視,但對有需要的弱勢社群則不一樣;又或是一般弱勢社群可能沒有時間去理解這些警告。透過和長期與弱勢社群有互動的社區團體合作,我們希望可以運用他們經驗,將預警信息傳遞給弱勢社群,藉此能更有效地幫助社區。

過去幾年與不同社團的合作,讓我越來越感受到家庭和社區支持對於幫助弱勢社群應對未來幾十年可能出現的極端事件是何其重要。由於你們住在紐約和華盛頓,離住在多倫多的祖父母更近,相信他們會聽你們的話,所以你們應該多打電話關心他們的狀況,在熱浪期間,提醒他們保持水分,並適當使用空調。

十分想念你們,希望聖誕可以與你們見面。

父親

2024年7月20日  

20/07/202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重溫

CATCHUP
05 - 07
2024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 甄秋慧教授——及早辨識 預防虐老

岑浩强院長:
隨著考試結束,學年亦開始踏入尾聲。學系的準畢業生,對未來滿懷憧憬。看着一張張年輕的面孔,不禁令我諗起當年剛剛畢業、準備投身學術界的自己。那時,在教授眼中,我是否像他們一樣,充滿朝氣呢?轉眼過了多年,今日的我,又是否能夠毋忘初衷呢?

最近,您問我為甚麼看起來如此疲憊。從事老人研究工作多年,也許,對虐老問題的無力感,也是其中一個原因。聽說,有些長者開始認為,長壽已不等於快樂,而「長命百歲」亦不再是一種祝福。究竟是甚麼令長者不再期待晚年生活呢?俗語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難道我們無法好好守護這些「寶」?

您大概還記得,近年我和研究團隊負責由醫療及社會科學院牽頭,利希慎基金贊助的「耆盼。樂活」計劃。我們希望透過一系列的公眾教育及社區篩查,儘早識別高危長者,為他們提供及時支援,減低將來受虐的風險。

「耆盼。樂活」已經進行咗三年有多,我們從二千三百多位長者中,識別出三百五十個高危個案。換句話說,在香港,每6.5個長者入面,就有一個可能正遭受虐待。這個比率,與數年前世界衛生組織推算的數字相距不遠,反映情況嚴重。若加上人口老化問題,我們不難想像,在可見將來,受虐長者將會急劇增加。根據統計處估計,二、三十年後,香港的長者人口將升至二百幾萬。如果我們不再快腳步,儘快找出虐老的有效應對方法,到時候,受虐長者豈不是數以十萬計?

受虐長者,從來都不應只是一個數字、一宗個案;他們是一個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一段段經歷甜酸苦辣的人生。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過住有不同的生活,面對截然不同的問題。虐老問題,基本上由個人、家庭、社會等各方面的因素互相影響造成。而何謂「虐老」,並無放諸四海皆準的定義:那些行為可以接受、那些不可以,不同文化、不同階層,往往有自己一套看法。

從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虐老是指在任何互相信任的關是入面,單次或者重覆的行為,又或者缺乏適當的行為,令到長者受到傷害。當中包括身體同精神上的暴力、 財產侵吞、性暴力同疏忽照顧。

我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身體暴力是虐老行為,嚴重傷害長者,但是精神暴力亦也不可以說是對長者沒有影響。試想像每日聽着至親罵自己「老啦! 唔死都無用! 嘥米飯! 」等等,日日被他人罵,真的可以當「耳邊風,左耳入右耳出」嗎?有一些精神虐待個案,即使無言語暴力亦為長者帶來莫大傷害,試過有長者的宗教信仰跟家人不同,家人趁他外出時,將他供奉的「神主牌」,棄置到垃圾站。這些情況確實沒有為長者帶來任何身體上的傷害,但是精神上的傷害可想而知。

情況這麼差,為何受虐長者不離開,又不找人幫忙呢?

接觸長者多年,我非常理解,不少根深蒂固的文化因素,會令他們對求助卻步。虐老問題入面的關鍵元素是「信任」關鍵是 —— 好多時候施虐者正正就是長者的伴侶或者仔女。好多長者本着「家醜不外傳」、「血濃於水」的想法,為了保護家人,大多數受虐長者寧願逆來順受,也不願意舉報施虐者,甚至不願意承認自己曾受虐待。而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些受虐長者,更將責任歸咎於自己身上,認為是自己「年紀大、無用、麻煩」激怒家人,家人才會對他們施以暴行。

虐老跟虐兒情況不同。小朋友每日都要上課,他們受到虐待的話,老師和學校社工較容易察覺,並作出適當支援介入。但是,好多長者,因為身體同金錢上的限制,往往只能留在家中。即使外出,亦未必有幾個知心的鄰居或者朋友可以聽他們傾訴。就算想尋求協助,都未必了解相關的資源及服務 —— 最後,一個個變成隱形個案,只能夠選擇啞忍家人的暴行。

可幸的是,透過「耆盼。樂活」計劃,我們發現不少高危長者,即使好多都無主動求助,但是經團隊社工接觸同關懷,都願意接受支援服務。在一對一諮詢會談,好多受虐長者都願意向社工透露自己的遭遇同感受。在計劃協助下,通過專業諮詢、自我認識、健康管理等方式,高危長者慢慢了解自己跟家庭的問題,重拾自信,學習面對改變,減低將來受虐風險。

那些受虐長者的改變,正正反映要預防虐老、保護長者,首要任務是提升大眾對虐老的關注同認識。首先,長者需要了解自身權益,明白自己不需要忍受虐待。萬一不幸遇上問題,亦可以清楚知道各種社區資源,不會求助無門。其次,屋企人,尤其家庭照顧者,需要認識虐老的性質,注意自己跟長者的溝通方式,慎防出現無意識的虐老行為。當照顧者出現壓力時,應該尋求適當方法紓緩,學習體諒長者,避免將他們當作「出氣袋」。

對社會大眾,我們要加強宣傳,提升公眾對虐老的認知,鼓勵市民多些關懷身邊長者,保持警覺。遇到懷疑虐老情況,不要擔心自己「多管閒事」而置之不理。如果社區能建立一個有效的長者保護網絡,令高危人士及家庭能儘早得到支援,虐老問題一定可以大大減少。

行筆至此,早前的些許負面情緒已一掃而空。作為學術界及教育界的一份子,我們能為長者做的事還有很多,又何須因為一時的無力感而氣餒呢?今天6月15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關注虐老日,讓我們跟長者同行,為他們打開堅韌的保護網,使所有長者均能夠安享晚年,樂活人生為我們的目標。

Elsie

2024年6月15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15/06/202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