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X

開拓文字新國度 帶來閱讀新感覺

    簡介

    GIST

    主持人:馮傑、鄭政恆

     
    開拓文字新國度,帶來閱讀新感覺。與你一起走進文字世界,分享閱讀的樂趣。
      
    #香港電台文教組
    #藝文一格 rthk.hk/artitude

    最新

    LATEST
    15/06/2024
    相片集
    相片集

    《花事》Pour un herbier(科萊特 著)(下)

     
    【開卷樂】《花事》(上)-法國作家科萊特的華麗緣


    愛情令人成長,一場戀愛發掘了法國作家科萊特(Colette)寫作潛能,也為她帶來了難以泯滅的情傷。這場華麗緣沒有令科萊特自暴自棄,反而愛情當自強,改變了這位作家的一生。

    科萊特生於1873至1954年,來自勃艮第地區的一個小村落。這位農家女孩從來沒有想過成為作家,直至認識了比自己大14歲的威利。兩人在1893年結婚,來自巴黎的威利是著名音樂專欄作家,科萊特於是隨丈夫進入繁華絢爛的巴黎。

    適逢第二次工業革命,當時工廠興起,印刷業發展蓬勃,書本成為重要經濟產物,鐵路等運輸系統發展亦令書本傳遍法國的大小角落,農村女性形成龐大的讀者群。通俗文學的需求大增,甚至有出名的作家會聘請寫手代筆。擅長把握讀者口味和時代脈絡的威利是當時薄有名氣的通俗小說作家,他發現科萊特具有寫作天賦,於是大力鼓勵科萊特開始創作作。

    1900年,科萊特創作的小說《克勞丁在學校》(Claudine à l'école),獲得空前成功,受到眾多讀者青睞,隨後三年更陸續發表了《克勞丁在巴黎》、《克勞丁在婚後》和《克勞丁走了》。書中主角「克勞丁」風靡法國,女性們爭相仿效主角的衣著、行為舉止,就連巴黎的時裝、香水等產品也以「克勞丁」為品牌形象。不過,「克勞丁」系列的矚目沒有讓這位才華橫溢的女作家成為法國文壇的閃耀新星。所有名和利,都被她的丈夫威利獨攬。因為暢銷法國的 「克勞丁」系列的作者署名,不是科萊特,而是威利。

    喜愛花天酒地的威利獲得名聲和財富後,變本加厲。1906年,科萊特與浪蕩的威利分居。後來,科萊特結識了貝爾伯夫侯爵夫人,背負婚約的二人,展開了一段當時屬於禁忌的同性戀情,更公於在表演舞台上接吻,令巴黎輿論嘩然。1907年,科萊特正式用自己的名字署名發表《情感退隱》(La Retraite sentimentale),而威利則賣掉《克勞丁》系列作品全部版權,直到1910年二人正式離婚。期間,科萊特開始默劇演員生涯,在布魯塞爾、里昂和法國南方巡迴歌舞演出。科萊特在曲折的情感路上,展現出自強的本性,亦創作出富情感的作品。科萊特一生寫了數十部作品,包括後來的《流浪女伶》描繪女主角流離失所的劇團生活,映照自己爭扎求存的生活,又如《面具後女人》以戀人、孤獨的人、青年、老人等角度審視愛情的頓悟和空虛。

    「1947年瑞士出版商梅爾莫提議定期給柯萊特送一束不同的花,作為交換,柯萊特要描繪眾花中的一種。其結果就是1948年在洛桑的梅爾莫出版社出版了「花束」叢書中一本題為《花事》的小集子。」科萊特創作《花事》這本書時已七十多歲,年華逝去,她甚至受到關節炎的困擾,行動不便。《花事》雖然寫花,當中滲透她一生百味雜陳的人生觀。她的一生經歷三次婚姻,為其帶來不少衝擊。在她的筆下,花的形態各異,亦混雜了她個人的情感,如對玫瑰的迷戀、天真的百合、乾枯眼睛般銀蓮花等。關於《花事》這本書,下回繼續探討。

    15/06/2024 - 足本 Full (HKT 20:30 - 21:00)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24
    香港電台第二台

    15/06/2024

    08/06/2024

    01/06/2024

    25/05/2024

    18/05/2024

    11/05/2024

    04/05/2024

    27/04/2024

    20/04/2024

    13/04/2024

    X

    《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 嘉賓︰陳意軒(作者)

    主持人:馮傑、鄭政恆

    '
    【開卷樂】《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聽不見的香港手語


    聽不見,不代表有缺陷,有聾人認為「聽障」一詞帶有貶義,「聾人」才是最佳稱謂。聾人在主流社會往往被定性為少數或弱勢人士,手語這種語言也常常被忽略。陳意軒研究手語多年,並擔任手語傳譯員,她將自身的經歷寫成《手語譯者的育成筆記》一書,希望社會重視聾人需要和手語譯者的地位。


    聾不是缺陷,是潛能

    手語譯者雖然看似「手忙腳亂」,卻有條理地傳達正確訊息,建構聾人與主流社會之間的橋樑。作者認為「手語譯者游走於主流社會和聾人社群之間」,如同中英翻譯般,他們出現在法庭、醫院這些場所,但原來表演場地、演唱會亦需要手語翻譯。作者指他們會在演唱會中將歌詞、觀眾反應、表演者情緒、現場氣氛等聲音元素用手語表達出來。

    譯者要熟悉兩種語言外,更要設身處地融入兩個社群的文化之中。

    聾人也有他們自己一套文化,例如用手語溝通時如何正確地將視線移離對方的臉;又如聾人去餐廳吃飯,會選擇圓形餐枱,方便圍坐時看清楚所有人;如果想引起身邊聾人注意的時候,可以嘗試揮手、拍肩,如距離遠可以將燈一開一滅做成閃燈的效果,或是用輕巧的物件如紙團等,向對方拋過去。這些有趣的舉動,對聾人來說是禮貌的表現。

    在主流社會下,聽不見被視為缺失,聾人成為需要福利救濟協助的一群。部份人更視手語傳譯為義務工作,作為貢獻社會的一種方法。「『聽覺障礙』一詞,是從醫療角度出發,把『聾』建構成一種需要被改造的缺陷。」可是聾人並不希望大家當其殘疾,甚至有人更以聾人為自豪,他們只是聽不見,其他與正常人無異,如書中言「不是缺陷,是潛能」。


    香港手語法律地位

    手語是聾人利用手勢溝通語言的統稱,如方言般會因應不同地方發展成一套獨特的語言,在香港,稱為「香港手語」。談起「香港手語」的起源,1935年香港成立第一所聾人學校,教學方針是嚴格的口語方式,校內嚴禁手語,原意希望聾人學童盡量運用剩餘的聽力。當時的老師大多是健聽人士,對於手語摒諸門外,造成師生之間有不少溝通困難,影響聾人學童學習。後來聾人學校增多,學生之間手語溝通亦禁之不絕,加上上海南京地區手語傳入香港,逐漸建構出一套「香港手語」。

    時至今日,香港沒有法律確立香港手語的地位。書中提到,「香港手語成為官方語言」動議曾於2017年提交至立法會作出辯論,有反對動議的議員認為香港本地手語尚未演化出一套通用的語言,有贊成方則認為政府需要帶頭建立系統。手語已進入公共領域討論,未來需要更多手語傳譯、聾人組織、政府等多方討論。

    有些健聽人士自以為高人一等,其他都是弱勢、需要協助的人,但其實在聾人角度,他們要的並不是甚麼特別的區分,而是一份平等看待和尊重。讀者如對手語感到興趣,亦可以瀏覽香港中文大學手語及聾人中心設立的「香港手語瀏覽器」網頁,就如字典般查找字詞及其對應手語,並附帶影片教授手語的動作。
    '

    香港電台第二台

    04/02/2023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