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X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主持人:張鳳萍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15/06/2024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 甄秋慧教授——及早辨識 預防虐老

岑浩强院長:
隨著考試結束,學年亦開始踏入尾聲。學系的準畢業生,對未來滿懷憧憬。看着一張張年輕的面孔,不禁令我諗起當年剛剛畢業、準備投身學術界的自己。那時,在教授眼中,我是否像他們一樣,充滿朝氣呢?轉眼過了多年,今日的我,又是否能夠毋忘初衷呢?

最近,您問我為甚麼看起來如此疲憊。從事老人研究工作多年,也許,對虐老問題的無力感,也是其中一個原因。聽說,有些長者開始認為,長壽已不等於快樂,而「長命百歲」亦不再是一種祝福。究竟是甚麼令長者不再期待晚年生活呢?俗語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難道我們無法好好守護這些「寶」?

您大概還記得,近年我和研究團隊負責由醫療及社會科學院牽頭,利希慎基金贊助的「耆盼。樂活」計劃。我們希望透過一系列的公眾教育及社區篩查,儘早識別高危長者,為他們提供及時支援,減低將來受虐的風險。

「耆盼。樂活」已經進行咗三年有多,我們從二千三百多位長者中,識別出三百五十個高危個案。換句話說,在香港,每6.5個長者入面,就有一個可能正遭受虐待。這個比率,與數年前世界衛生組織推算的數字相距不遠,反映情況嚴重。若加上人口老化問題,我們不難想像,在可見將來,受虐長者將會急劇增加。根據統計處估計,二、三十年後,香港的長者人口將升至二百幾萬。如果我們不再快腳步,儘快找出虐老的有效應對方法,到時候,受虐長者豈不是數以十萬計?

受虐長者,從來都不應只是一個數字、一宗個案;他們是一個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一段段經歷甜酸苦辣的人生。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過住有不同的生活,面對截然不同的問題。虐老問題,基本上由個人、家庭、社會等各方面的因素互相影響造成。而何謂「虐老」,並無放諸四海皆準的定義:那些行為可以接受、那些不可以,不同文化、不同階層,往往有自己一套看法。

從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虐老是指在任何互相信任的關是入面,單次或者重覆的行為,又或者缺乏適當的行為,令到長者受到傷害。當中包括身體同精神上的暴力、 財產侵吞、性暴力同疏忽照顧。

我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身體暴力是虐老行為,嚴重傷害長者,但是精神暴力亦也不可以說是對長者沒有影響。試想像每日聽着至親罵自己「老啦! 唔死都無用! 嘥米飯! 」等等,日日被他人罵,真的可以當「耳邊風,左耳入右耳出」嗎?有一些精神虐待個案,即使無言語暴力亦為長者帶來莫大傷害,試過有長者的宗教信仰跟家人不同,家人趁他外出時,將他供奉的「神主牌」,棄置到垃圾站。這些情況確實沒有為長者帶來任何身體上的傷害,但是精神上的傷害可想而知。

情況這麼差,為何受虐長者不離開,又不找人幫忙呢?

接觸長者多年,我非常理解,不少根深蒂固的文化因素,會令他們對求助卻步。虐老問題入面的關鍵元素是「信任」關鍵是 —— 好多時候施虐者正正就是長者的伴侶或者仔女。好多長者本着「家醜不外傳」、「血濃於水」的想法,為了保護家人,大多數受虐長者寧願逆來順受,也不願意舉報施虐者,甚至不願意承認自己曾受虐待。而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些受虐長者,更將責任歸咎於自己身上,認為是自己「年紀大、無用、麻煩」激怒家人,家人才會對他們施以暴行。

虐老跟虐兒情況不同。小朋友每日都要上課,他們受到虐待的話,老師和學校社工較容易察覺,並作出適當支援介入。但是,好多長者,因為身體同金錢上的限制,往往只能留在家中。即使外出,亦未必有幾個知心的鄰居或者朋友可以聽他們傾訴。就算想尋求協助,都未必了解相關的資源及服務 —— 最後,一個個變成隱形個案,只能夠選擇啞忍家人的暴行。

可幸的是,透過「耆盼。樂活」計劃,我們發現不少高危長者,即使好多都無主動求助,但是經團隊社工接觸同關懷,都願意接受支援服務。在一對一諮詢會談,好多受虐長者都願意向社工透露自己的遭遇同感受。在計劃協助下,通過專業諮詢、自我認識、健康管理等方式,高危長者慢慢了解自己跟家庭的問題,重拾自信,學習面對改變,減低將來受虐風險。

那些受虐長者的改變,正正反映要預防虐老、保護長者,首要任務是提升大眾對虐老的關注同認識。首先,長者需要了解自身權益,明白自己不需要忍受虐待。萬一不幸遇上問題,亦可以清楚知道各種社區資源,不會求助無門。其次,屋企人,尤其家庭照顧者,需要認識虐老的性質,注意自己跟長者的溝通方式,慎防出現無意識的虐老行為。當照顧者出現壓力時,應該尋求適當方法紓緩,學習體諒長者,避免將他們當作「出氣袋」。

對社會大眾,我們要加強宣傳,提升公眾對虐老的認知,鼓勵市民多些關懷身邊長者,保持警覺。遇到懷疑虐老情況,不要擔心自己「多管閒事」而置之不理。如果社區能建立一個有效的長者保護網絡,令高危人士及家庭能儘早得到支援,虐老問題一定可以大大減少。

行筆至此,早前的些許負面情緒已一掃而空。作為學術界及教育界的一份子,我們能為長者做的事還有很多,又何須因為一時的無力感而氣餒呢?今天6月15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關注虐老日,讓我們跟長者同行,為他們打開堅韌的保護網,使所有長者均能夠安享晚年,樂活人生為我們的目標。

Elsie

2024年6月15日

15/06/2024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24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理工大學協理副校長(本科生課程)、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座教授石丹理——培養個人和家庭抗逆力 可更健康地應對大流行等生活危機

主持人:張鳳萍

*標題由編輯所加

望華、恩華: 

受和富社會企業「香港開心D」和李錦記家族基金委託,東華學院護理學院副院長林清教授於4月3日至4月17日期間收集了1,356份網上問卷,了解港人的家庭快樂感、個人快樂感、和家庭抗逆力。數據顯示,家庭快樂指數,個人快樂指數、家庭團結度、家庭健康狀態、五種愛的語言等等,全部指標都比往年顯著下降。這些發現是奇怪的,因為一般人普遍認為,隨著疫情的緩解,公眾和家庭應該變得更加快樂。 

作為「香港開心D」項目的顧問,我想就這些發現提供一些見解。首先,我們必須明白,大流行給公眾帶來很大的壓力。對於那些在大流行下遭受痛苦的人來說,這是一次創傷性的經歷,尤其是那些失去親人或因感染而出現長期癥狀的人。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的緩解不會像開關按鈕一樣,負面情緒和經歷會突然消失。這就像一個飽受疾病折磨的人。我們不能指望康復的人在病癒後立即完全發揮作用。 

其次,許多研究表明,在大流行期間,心理健康問題正在增長。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在大流行期間,焦慮和抑鬱在全球增加了大約百分之二十五。顯然,這樣的心理健康問題不會在一夜之間消失。當人遇到創傷性事件時,創傷性的經歷可能會發展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使用這個類比,學者和專業人士使用「大流行後壓力症候群」一詞來描述大流行後的心理健康問題。 

此外,疫情的復甦也意味著重新調整。雖然公眾可以在大流行後恢復「正常」的生活,但他們必須做出很多改變。如果父母有孩子,孩子重新適應學校教育是一個壓力事件。重新調整工作也是一件壓力大的事情。從「在家工作」轉回「在辦公室工作」意味著花在家庭事務上的時間減少,例如監督孩子。由於大流行,一些企業關閉了。因此,一些父母不得不重新適應可能需要輪班的新工作。 

實際上,後疫情時期的許多研究指出,家庭面臨著許多重新調整的問題。此外,許多研究表明,不同年齡組別,尤其是年輕人,都存在心理健康問題。這些研究清楚地指出了大流行後妥善處理家庭和個人心理健康問題的重要性。他們還挑戰了一個簡單假設: 復常將解決大流行引起的所有問題。 

在大流行期間,許多學者和專業人士都強調了保持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不幸的是世界上許多地方-包括香港-對心理健康的關注不足。顯然,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不僅僅是一種身體疾病。除了物質層面,還有心理、社會和精神層面。除了接種疫苗和保持社交距離外,人們還應該認識到擁有積極的心理品質的重要性,例如樂觀、希望、積極的信念、愛和寬恕。特別是,我們應該促進個人的抗逆力,以便公眾能夠很好地應對大流行等逆境。不幸的是,研究表明,儘管教師、家長、和青少年在內的許多持份者都認為這種“軟技能”很重要,學校課程還是很少涵蓋這些技能。 

除了個人心理健康,家庭心理健康也非常重要,指的是家庭是否運作良好。家庭心理健康的一個常見指標是家庭抗逆力,包括積極的家庭信念、希望、靈活的家庭角色和有效的家庭溝通。相對於一個高韌性抗逆力高的家庭,一個低韌性抗逆力低的家庭在大流行下很容易遇到問題。 

2022年11月,我應新加坡政府社會和家庭發展部的邀請,就疫情下的家庭政策發表主題演講。我指出,有三種形式的資本有助於社會的福祉。第一個是金融資本,例如向有經濟需要的人提供經濟援助。資本的第二種形式是人力資本,例如培養人們處理逆境的能力。第三種形式是社會資本,如促進社會網絡和家庭復原力。縱觀全球,疫情下的社會政策主要面向金融資本。當經濟形勢惡化時,許多政府向公眾提供財政援助。相比之下,宣傳個人抗逆力重要性的努力相對較少,例如保持希望和樂觀以及如何在大流行下保持抗逆力。此外,在疫情下,對家庭復原力的重要性也較少受到關注,例如堅持積極的信念,在家庭中扮演靈活的角色,以及促進家庭內部的積極溝通。

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預防健康問題總是比治療健康問題更具戰略性。同樣,培養個人抗逆力和家庭抗逆力也很重要,這樣人們才能以更健康的方式應對大流行等生活危機。政府需要反思人力資本和家庭資本在建設香港抗逆力方面的重要性。不幸的是,香港很少有協調良好的家庭抗逆力計劃。 

對於公眾而言,與個人復原力和家庭復原力相關的學習能力可以幫助個人和家庭適應不同的生活挑戰,包括大流行後時期。在日常生活中,大眾可以練習愛的五種語言。例如,在不利條件下,肯定話語是家庭成員的心理能量。身體接觸也有助於傳達可能不容易用語言表達的愛和關心。一個常見的健康建議是“不要等到心臟病發作才開始做運動”。同樣,我們應該培養人們的個人抗逆力和家庭抗逆力,以便他們能夠更好地應對生活逆境,包括大流行。 

香港開心D牽頭以及林清教授進行的研究非常令人振奮。它提醒我們,在後大流行時代,個人心理健康和家庭福祉的重要性。
 

爸爸

2023年7月22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2/07/2023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