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X

香港家書

簡介

GIST

《香港家書》
星期六 09:00-09:20 a.m.

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2/06/2024

香港恒生大學藝術設計系創系主任 許焯權——發展本港文化創意產業

親愛的:

 

我寫這封信的時候,人在旅途中,雖然只離開香港一個多星期,但已開始思念許多香港的事情,例如香港的餐廳和食物!我是唸建築和藝術史出身的,但二十多年來我致力研究文創產業,故此對文創和城市發展這個議題一直很感興趣,尤其是在旅途中看到不同城市與在地文創的互動發揮出不同的魅力,讓我不斷反思香港的情況,近年市道低迷,有部份商場遊人冷清,是我們的城市發展出了問題,還是我們的文創走到了末路?

 

就以香港人最喜歡去旅遊的日本為例,每個城市都會有吸引人參觀的文化古蹟、現代建築、博物館、展覽和表演活動、店街、商場以及不可缺少的美食等,如更有特別的主題節慶或會展,則其受歡迎程度會更高。假如一個城市在這些項目每項都拿上及格的分數,理論上應該不會沒有人來。最近我和大學系內的老師、同學去了一趟大阪和京都,除了與京都藝術大學建立友好夥伴關係,還參觀了一年一度舉辦的京都國際寫真祭 Kyotographie,這是由一對日本及法裔夫婦在2013年創辦的攝影展,由於質素非常高,現今已成為國際藝壇的盛事,而且更開始由影像發展至流行音樂,獲得政府和企業的贊助,前景十分美好。本來以京都這樣歷史悠久的文化古都,本身已散發出不可抗拒的魅力,什麼都不用做一年四季也會遊人如鯽。寫真祭說明了城市的文化底蘊就好像存在銀行裡的本金,透過利率會生出利息變成更多的本金。好好善用及保存這些本金就不愁城市沒有吸引力。

 

京都國際寫真祭也說明了另外兩個事情,第一是它標榜了國際性,創辦及策劃人都是具國際視野和經驗的文化人和藝術工作者,故此吸引了不少國際的觀賞者,這對建立京都作為國際盛事之都的城市品牌,十分重要。長久以來,京都給人的印象是日本最有歷史和傳統的城市,現在寫真祭傳達的,是這個極傳統的城市同時也擁有最前衛的潮流文化,引領藝術設計的品味和時尚。第二,寫真祭是由私人發起和組織的,所以獲得許多公營部門和政府的贊助,都是看到項目的成效後,大家陸續響應支持,共襄盛舉。這有別於由政府官方主辦或主導的活動,在文化及藝術領域,民間的主導及自主性十分重要,既能反映社會由下而上的包容和多元性,也能讓政府在介入社會事務的角色保持客觀和中立。

 

管治城市和管治企業當然不盡相同,但當中也有相似的理念可以互相參考,城市品牌便是其中一個與文創有關和值得討論的議題,每個城市的吸引力,和它的品牌經營及發展策略息息相關,香港城市品牌的核心價值,建基於它的城市空間與密度的獨特性,常住與流動人口的多元性,法治制度的國際性,金融系統的流通性,和社會文化的包容性。輕率改變其中一項核心價值都會削弱我們的文化底蘊,破壞辛苦建立起來的城市品牌,從而輸掉遊客與海外投資。香港要成為中西文化交流的文創中心,有賴於保持它長久以來建立的城市品牌和形像,讓原有的品牌得以增值,而非貶值。 需知道品牌的價值並非香港自己單方面決定的,是國際社會多方面的共識和認同,或者說是市場肯定的。品牌的建立,也需要持份者的認同和參與,讓更多具創意及執行能力的文化企劃人士成為持份者,會鞏固及進一步提升香港城市品牌的價值。

 

寫信的時候,正好身在加拿大多倫多市,歷史和香港從成為英國殖民地開埠差不多長久,從加拿大1867年建國以來,一直標榜多元族群和文化,吸引全球各地的精英移民,經濟發展得益於美國龐大的經貿額,情況和香港的發展軌跡有點相似,故此吸引不少香港移民,甚至去年成功競逐市長的鄒至蕙,也是1970年從香港到加的移民。香港和多倫多實在有很多地方可以作比較,我曾在八十年代初期定居多倫多三年,故此對這個城市有一份特別的感情,這次回來感到它的變化速度比以往迅速,人口的增長更是前所末見,翻查一下資料,發現去年公布的一項國際城市品牌排名(Brand Finance City Index 2023),多倫多名列全球第十二位,香港是四十一,被名列第六的新加坡遠遠拋離。我在2000年代初曾研究城市文創的競爭力,當時香港和新加坡經常在這些國際排名中不相伯仲,而且香港常居上風,想不到二十年過去,彼此的品牌形像會有這様大的差別。雖然如此,在這項國際城市排名榜上,香港在中國城市中仍然居首,上海是五十四,北京是五十八,深圳是七十三。

展望將來,香港作為一個國際文創城市的條件是豐厚的,前景是樂觀的,只要我們在國家和國際的發展中保持穩定和平衡的步伐,不好大喜功,不固步自封,不妄自菲薄,在瞭解國情的同時兼具洞察國際形勢的睿智和分析能力,凡事適可而止,知所進退,讓香港發揮它靈活變通多元適應的文化軔性。鐵塔凌雲,自由神像,這些舉世聞名的文化地標為它們所在的城市建立了人們的集體回憶,對一個異鄉遊子,這些回憶往往比不上思鄉的愁緒,但我們不要忘記,締造這些城市成為不朽品牌背後的文創思維和精神,與產生這些地標的歷史時空和普世價值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在旅途快到末聲之際,我不禁回首想想:假如香港躋身成為國際文化都會,在維港煙火熄滅之後,是什麼讓香港的城市品牌永垂不朽?

 

親愛的,希望很快再見!

許焯權

2024年 6月22日

22/06/202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24
香港電台第一台
X

香港園境師學會認可樹藝師審核小組主席馬國偉--城市林務政策及樹木管理的挑戰和機遇

親愛的香港市民:

最近當你走在街頭的時候,有無發覺漫天白絮,就像下雪一樣呢?原來香港正值木棉花季。木棉嘅姿態筆直巍峨,又叫做「英雄樹」,這個賦有華夏美學的品種,卻是來自南洋,原來它和很多本港常見的品種,在不同時期由前人引入香港,也讓我們能享受樹蔭及欣賞四時花開落葉。

負責設計及監督市區樹木種植的,是香港一個法定專業「園境師」。而負責監管園境師的法定專業團體「香港園境師學會」,除恆常為園境設計及生態景觀等提出意見,近年公眾對樹木安全關注,日益提高,亦促成學會在樹木管理及城市林務上出謀獻策,並在2012年成立第一個本地化的「認可樹藝師」計劃,確立前線樹木管理從業員的地位水平。

要討論香港的樹木管理及城市林務發展,先講講歷史。

十九世紀時期,英國人為了適應香港潮熱,城市規劃時,定立創建植物公園及廣種樹木等。二次大戰期間,香港的原生森林廣受破壞,市區樹木只有少數倖存。戰後政府聘請植林專家,引入外來先鋒樹種,進行大規模植林,並在1976年定立《郊野公園條例》,保護香港40%土地的森林景觀資源。

政府在六十年代初發展新市鎮,讓一個本地萌芽的專業—「園境師」,與城市規劃師、建築師及工程師等一齊製定發展藍圖。這個嶄新的安排,為新市鎮注入大量優質的綠化種植及園境空間。

過去十一年,全港種植約500萬棵樹,及超過6千2百萬棵灌木和其他植物,美化城市景觀,改善微氣候。

然而,隨著城市發展,樹木問題日漸浮現。過去十年就發生了多宗塌樹事故,部份更奪去了寶貴的人命,令人痛心惋惜。而問題出在哪裡呢?

隨著市區樹木出現結構性老化,「發展局」在 2009年開設了由一位園境師領導的「樹木管理辦事處」,統籌各部門的相關工作,為樹木管理製定政策及合適指引,包括《樹木風險評估及管理安排指引》、《樹木管理手冊》等。近年它亦致力推行「城市林務」概念及「植樹有方,因地制宜」原則,及推出《街道選樹指南》等指引。

在人力方面,樹木辦在2020年設立「樹木管理人員註冊制度」,持續提昇前線從業員的水平。自2020年起,政府撥出二億元設立「城市林務發展基金」資助報讀課程,進一步鼓勵年青人投身行業。

總括而言,近年每當發生塌樹事件後,當局都會檢討政策及調整樹木管理工作。例如最近我們樂見發展局更新了「指引」(Allocation of Space for Quality Greening along Roads),要求部門在設計街道時,需預留更充裕及完整的土壤空間,讓樹木得以更健康生長。而政府、環境專家、建築業界及公眾亦普遍認同,都市林木作在調節微氣候上的功能。

然而香港的林木管理面對巨大挑戰——市區街道、景觀空間等的種植區,往往被錯綜複雜的都市設施、例如行人道鋪設、地下管線擠壓,令種植區異常狹窄,限制了樹木整體生長空間。隨著全球氣候變化加劇,香港將面對更頻繁劇烈的颱風及暴雨等極端天氣,增加樹木受損甚至倒塌的機率。2018年颱風「山竹」襲港,超過六萬宗塌樹個案。全球升溫,亦有跡象加劇了病蟲害,例如近年香港的刺桐樹及榕樹就受到姬小蜂和朱紅毛斑蛾的侵害。

另一方面,香港亦正值城市拓展的黃金期,大型基建陸續上馬,這些發展皆注入大量應對氣候變化的藍綠基建,結合水資源及綠化空間等天然資源,這些基建發展,令樹木管理及城市林務的需求更大

但既有危機,也有機遇。前人為廣大市民創造林蔭,我們亦可用創新的思維和技術提昇樹木管理及城市林務的效益。相信大家最近也可能留意到,不少街道及公園內的樹木皆掛有二維碼樹木牌,就是發展局早前委託顧問公司研發,屬智慧城市林務管理系統的一部份。近年生成式人工智能在發展上取得重大突破,我們建議政府支持業界把握機遇,研發更有效率的樹木管理及樹木檢查的科技。

樹木在自然環境中是以群體形式繁衍,近年亦有不少研究指出,樹木會互相交流,去維持森林整體健康。最近四月由發展局主辦的「國際城市林務研討會」中,園境師學會就提出在城市林務上可以嶄新的「微森林」生態境觀,打破現時以樹木個體為基礎的管理觀念,在強化生物多樣性、固碳功能及創造更優質的康樂園境空間,同時,亦能以物競天擇的自然定律,提昇樹木以至森林整體的健康和對抗氣候變化的韌性。在樹木管理上,政府和業界亦可將以森林為整體的概念,應用在因發展導致樹木損失,而進行樹木補償方案。例如:以往以數目為基礎,用「一換一」的補償方式,但未必能夠重現已經被破壞的生態。

城市林務管理與城市發展如何取得平衡是一項藝術,園境師正可居中協調。
我們正進入氣候變化的關鍵時刻,就讓我們一起學習前人,透過思維的改變,運用知識和優勢去面對挑戰。

Carol
2024年5月25日

香港電台第一台

25/05/202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