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開卷樂

簡介

GIST

主持人:鄭政恆、黃怡

開拓文字新國度,帶來閱讀新感覺;《開卷樂》帶領大家走進文字世界,分享閱讀樂趣。

 

逢星期六晚 9:30至10:00,香港電台第二台播出

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

香港電台文教組專頁<藝文一格>

rthk.hk/artitude

最新

LATEST
02/07/2022
相片集
相片集

《書譜》的日子-一本純書法雜誌的文化脈絡 | 嘉賓︰羅淑敏(作者)

|
【開卷樂】老實辦好一件文化事:《書譜》的日子-一本純書法雜誌的文化脈絡


「浪漫在亂世中是一種奢侈,老實生活卻是活在亂世中的力量。」

每個時代的文化人也有不同特質,形容現代「文青」也有各種演釋,《〈書譜〉的日子-一本純書法雜誌的文化脈絡》作者兼藝術史學家羅淑敏,將七十年代的文化人歸納為「老實」。原來在1974年代,有一班.....其實也沒有一班,是兩位文化人,創辦了專講書法與篆刻藝術的雙月刊《書譜》,直至在1990年才停辦。談藝術的雜誌市場已經不是很闊,純講書法篆刻的雜誌,市場更是窄之又窄。然而兩位老實文化人,單純地因為對書法的熱愛,帶著傻勁把這本「偏門」雜誌搞得有聲有色,甚至在國內國外也被傳頌一時。


70年代的老實人

《書譜》共出版了90多期,是一份非常成功的藝術雜誌。羅淑敏形容,《書譜》的成功與「時代」和「人」也很有關。若《書譜》誕生在今天,便很難有這種化學作用。首先,在70年代中國的學術界經歷動盪,有很多很好的學術研究沒有地方發表,於是很多重份量文章寄給他們刊登,使《書譜》的內容十分充實。在20世紀以前,書法是高級藝術,只有士官階層才會接觸,雖然從21世紀開始,書法在民間已經開始普及,但直至70年代,一般市民想學習書法仍是很難,當時一個有質素的字帖也很貴,普羅大眾對書法藝術只能望門興嘆。當時為某報社副刊編輯的吳羊璧與投稿人李秉仁飲茶閒聊,講起書法在香港未能普及實在可惜,應該有一本大眾刊物讓大眾認識書法才是。羅淑敏說,當時吳羊璧只是「說說而已」,誰知李秉仁向他當時的華僑老闆籌集到一筆起動基金,在幾個月內便認真把雜誌籌組起來,還租了一個小小的辦公房,便開始辦雜誌。

羅淑敏形容,70年代文化人有種「傻勁」,像她的書法老師、也是《書譜》骨幹人物曾榮光,家裏有多少米也不知道,只知道為了喜歡的文化藝術,可以不顧一切去做好,明知道「爬格仔」不會發達,但他們就是有一顆「辦好一件文化事的心」。現代社會人心更複雜,存在太多物質生活的比較,很難再找到這一種人。


通俗的藝術雜誌

現在的藝術雜誌大多都不是給平民百姓看的,更多是屬於上流圈子,介紹的藝術品都價值不菲,藝術雜誌更像是高價商品投資選單。而《書譜》創辦時便希望成為一本普及雜誌,他們相信書法不是高級藝術,而是和人的生活有關。因此他們並不宣傳或追捧明星或書法家,而是追求通俗,跟普通人對話。羅淑敏說,《書譜》所講的「通俗」,並不是營造低級趣味,而是照顧不同讀者的需要和水平。雜誌內有專門的學術文章,也有教婦女和小學生自學書法的專題,也會登出讀者來信,解答疑難。他們相信,書法本身有表達語言的功能,雖然發展成為藝術,但仍然與日常生活有關,人們每日都在寫字,書法其實並不遙遠。

另一個雜誌成功的原因,是他們刻意拋開門派和地域界限,做到一個純粹欣賞和分享書法的平台。其中一件趣事,是他們創刊時,猶豫找誰來題字。為了不跌進任何一個門派,最後他們選擇從碑帖中找出《書譜》二字,相當高明。在往後的雜誌中,他們找到多位書法家為《書譜》以不同字體題字,成為一大特色。

眼見今天書法已越來越少人關注,連很多小學也再沒有書法堂和功課,羅淑敏表示非常可惜。她說要讓下一代接觸書法,首先是讓他們覺得好玩,「我可以跟你說紙筆墨是極好玩的東西!」羅淑敏一再這樣說,語氣間聽到她對書法的熱情,也許多少傳承著她口中老師的那份「傻勁」。
|

02/07/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重溫

CATCHUP
04 - 07
2022
香港電台第二台

02/07/2022

25/06/2022

18/06/2022

11/06/2022

04/06/2022

28/05/2022

21/05/2022

14/05/2022

07/05/2022

30/04/2022

X

《異國文學行腳》| 嘉賓︰唐睿(作者)

主持人:鄭政恆、黃怡

|
《異國文學行腳》-頹廢的時代,苦悶的作者


「他(波特萊爾)其實不是一個頹廢的詩人,而只是一個頹廢時代的詩人……他的苦悶、憂鬱,正是『世紀病』的反映,有其深刻的社會根源。」法蘭西學院院士程抱一評論道。十九世紀中期拿破崙重建舊巴黎,命省長奧斯曼將巴黎大規模改造為現代化都市,作家波特萊爾以往熟悉的巴黎不見了,寫下了<天鵝>一詩表達感慨之情:「舊巴黎已不存在了,唉!」、「都市的形態,變得比人心更快」。波特萊爾面對城市變遷引發的鄉愁,如同失去了故土的流亡者。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又找到波特萊爾的影子嗎?


遊走四方修行

對於異國文學作家,我們又認識多少?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唐睿研究語文教學課程,他認為歐洲生活文化風俗各有不同,而香港長時間受到英語傳統影響,對歐洲國家的認識往往流於表面,對比起韓、日等其他亞洲地區,香港常規學校課程亦比較少教授外國作品。唐睿認為外國文學可以開拓視野,且與歷史文化背景息息相關,故希望通過撰寫《異國文學行腳》一書,為香港讀者介紹外國經典文學作品。

「行腳」本來是指僧侶求法而遊走四方的修行方式,唐睿探索異國的世界,同時亦希望這本書能夠作為「一本修行的指南」,協助讀者掌握西歐文化概念及思潮。本書選取了二十三位異國作家及其作品,勾勒出西歐文學家在十八世紀末至十九世紀的思潮形態,包括了浪漫主義、現實主義等,以及影響思潮的歷史大事,如法國大革命,乃至後期第一、二次世界大戰等。

本書由「登山之路」及「道上風景」兩部份組成,前者是唐睿負笈巴黎修讀文學時所研習的外國作家,故內容以介紹法國作家為主;後者則是留學前閱讀的作家,如井上端便是唐睿在圖書館的「巧遇」。書中除了介紹經典文學外,亦吸納比較小接觸的文化體系,如美籍猶太人文學家以撒.辛格、保羅.奧斯特等的文學作品。


俄烏戰爭端倪

除了歐洲作家外,唐睿亦提及了不少著名的俄國作家。他特別提及正在發生的俄烏戰爭,俄國與西方國家的角力並非一朝一夕,文學作品卻可追溯至舊俄時代以一窺端倪。唐睿言從舊俄時代的大作家托爾斯泰、屠格涅夫的作品,可以追溯到西方與俄國傳統文化的拉扯及地緣政治的角力。屠格涅夫出生於俄國富裕家庭,及後前往德國留學,成為當時俄國社會中的「西化者」,吸收了歐洲進步思潮。後來他旅居法國,通過創作針對俄國社會弊病作出尖銳的批評,如《獵人日記》揭示俄農奴制問題。換來的當然是俄國當權者的監控,屠格涅夫亦遭受到軟禁。

後來屠格涅夫發表了他的首部小說《羅亭》,刻畫出年輕的知識份子這類典型的人物,儘管這些人物學富五車、思想前衛,但他們有一通病,因意志軟弱而懊悔一生,也就是所謂的「零餘者」。屠格涅夫與當時西方國家頂尖的知識份子有不少來往,開拓了廣闊視野的同時,亦反思俄國知識份子欠缺行動力的弊病。俄國一方面吸收歐洲國家的知識,另一方面卻在意識形態上作出拒絕,知識份子面對時代洪流只能無動於衷,如此種種複雜的心理狀態,一一反映在俄國經典文學作品之中。

可是,人從來不會被任何事物所拘束,就算在壓迫的大時代,關鍵是否擁有堅忍意志,勇於想像,如同莫泊桑《皮埃爾與讓》:「偉大的藝術家是那些將他們獨特幻想強加於人類的人。」
|

香港電台第二台

21/05/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