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X

開拓文字新國度 帶來閱讀新感覺

    簡介

    GIST

    主持人:馮傑、黃怡

     
    開拓文字新國度,帶來閱讀新感覺。與你一起走進文字世界,分享閱讀的樂趣。
      
    #香港電台文教組
    #藝文一格 rthk.hk/artitude

    最新

    LATEST
    15/06/2024
    相片集
    相片集

    《花事》Pour un herbier(科萊特 著)(下)

     
    【開卷樂】《花事》(上)-法國作家科萊特的華麗緣


    愛情令人成長,一場戀愛發掘了法國作家科萊特(Colette)寫作潛能,也為她帶來了難以泯滅的情傷。這場華麗緣沒有令科萊特自暴自棄,反而愛情當自強,改變了這位作家的一生。

    科萊特生於1873至1954年,來自勃艮第地區的一個小村落。這位農家女孩從來沒有想過成為作家,直至認識了比自己大14歲的威利。兩人在1893年結婚,來自巴黎的威利是著名音樂專欄作家,科萊特於是隨丈夫進入繁華絢爛的巴黎。

    適逢第二次工業革命,當時工廠興起,印刷業發展蓬勃,書本成為重要經濟產物,鐵路等運輸系統發展亦令書本傳遍法國的大小角落,農村女性形成龐大的讀者群。通俗文學的需求大增,甚至有出名的作家會聘請寫手代筆。擅長把握讀者口味和時代脈絡的威利是當時薄有名氣的通俗小說作家,他發現科萊特具有寫作天賦,於是大力鼓勵科萊特開始創作作。

    1900年,科萊特創作的小說《克勞丁在學校》(Claudine à l'école),獲得空前成功,受到眾多讀者青睞,隨後三年更陸續發表了《克勞丁在巴黎》、《克勞丁在婚後》和《克勞丁走了》。書中主角「克勞丁」風靡法國,女性們爭相仿效主角的衣著、行為舉止,就連巴黎的時裝、香水等產品也以「克勞丁」為品牌形象。不過,「克勞丁」系列的矚目沒有讓這位才華橫溢的女作家成為法國文壇的閃耀新星。所有名和利,都被她的丈夫威利獨攬。因為暢銷法國的 「克勞丁」系列的作者署名,不是科萊特,而是威利。

    喜愛花天酒地的威利獲得名聲和財富後,變本加厲。1906年,科萊特與浪蕩的威利分居。後來,科萊特結識了貝爾伯夫侯爵夫人,背負婚約的二人,展開了一段當時屬於禁忌的同性戀情,更公於在表演舞台上接吻,令巴黎輿論嘩然。1907年,科萊特正式用自己的名字署名發表《情感退隱》(La Retraite sentimentale),而威利則賣掉《克勞丁》系列作品全部版權,直到1910年二人正式離婚。期間,科萊特開始默劇演員生涯,在布魯塞爾、里昂和法國南方巡迴歌舞演出。科萊特在曲折的情感路上,展現出自強的本性,亦創作出富情感的作品。科萊特一生寫了數十部作品,包括後來的《流浪女伶》描繪女主角流離失所的劇團生活,映照自己爭扎求存的生活,又如《面具後女人》以戀人、孤獨的人、青年、老人等角度審視愛情的頓悟和空虛。

    「1947年瑞士出版商梅爾莫提議定期給柯萊特送一束不同的花,作為交換,柯萊特要描繪眾花中的一種。其結果就是1948年在洛桑的梅爾莫出版社出版了「花束」叢書中一本題為《花事》的小集子。」科萊特創作《花事》這本書時已七十多歲,年華逝去,她甚至受到關節炎的困擾,行動不便。《花事》雖然寫花,當中滲透她一生百味雜陳的人生觀。她的一生經歷三次婚姻,為其帶來不少衝擊。在她的筆下,花的形態各異,亦混雜了她個人的情感,如對玫瑰的迷戀、天真的百合、乾枯眼睛般銀蓮花等。關於《花事》這本書,下回繼續探討。

    15/06/2024 - 足本 Full (HKT 20:30 - 21:00)

    預告

    UPCOMING
    22/06/2024
    相片集
    相片集

    重溫

    CATCHUP
    04 - 06
    2024
    香港電台第二台

    15/06/2024

    08/06/2024

    01/06/2024

    25/05/2024

    18/05/2024

    11/05/2024

    04/05/2024

    27/04/2024

    20/04/2024

    13/04/2024

    X

    《動物家族》(上) | 嘉賓︰鍾逆(作者)

    主持人:馮傑、黃怡

    '
    【開卷樂】《動物家族》以塘虱螢火蟲——記念那遠去的年代


    2015年末,日本男子平坂寬在元朗錦田河釣到逾一米長的巨型塘虱,更將牠烹煮進食,成為香港社會一時熱話。人們心中都帶著疑問:河道早已受污染,塘虱魚肉臭又腥,味道猶如洗潔精,是什麼驅使這名日本人,把整尾魚吃進肚皮?作家鍾逆讀畢這篇新聞後受啟發,憶起小時候溪澗中的塘虱,反思人與動物的關係,遂寫下〈塘虱王〉一文,文章收錄於短篇小說結集《動物家族》。

    鍾逆,為香港詩人鍾國強寫小說所用之筆名,鍾國強說自己最想寫小說,卻因無暇而寫詩及散文居多,《動物家族》距離上一本小說集《有時或忘》的出版已有6年。無獨有偶,兩本著作中都有動物的影子。《有時或忘》中多篇作品,例如「歲月尋回犬」、「麻雀冬至」、「老人與貓」等,都在寫動物,至於《動物家族》更是開宗明義,書內一共七篇小說,皆以動物為主題。

    「追溯回更早之前,我於2004年出版的詩集《生長的房子》,其中有一輯『眾生』,全是寫動物的,包括麻雀、毛蟲、蝴蝶、禪、蜻蜓…」為何偏好書寫動物?鍾國強解釋,最主要是自身成長經歷使然,兒時的所見所聞成寫作靈感泉源,例如動物的遭遇。

    他憶述,小時候家人會救治誤吃農藥的狗,盡力挽回其生命,但亦會和村民一起劏狗吃,不覺是有違道德。詩集《生長的房子》其中一篇名為「家族」的詩,正是透過寫下老家中代代繁衍的狗,帶出動物與人類之間的微妙關係,以及生存的問題。

    鍾國強從小在元朗鄉郊長大,在未經開發的自然環境東奔西跑。那時的塘虱,並非今天人們嗤之以鼻的「垃圾魚」,牠們在清澈的河道及溪澗生活,小孩會成群結隊「捉塘虱」:「那時候捉塘虱很簡單,你把石頭挖開來,用竹筲箕趕一趕,或者插入泥土中,塘虱便可能出現。捉完回家煲粥吃,小時候不知道殺生、殘忍,沒有那些觀念,所以有這些經驗。」

    教他念念不忘的,還有那些在農田間穿梭的螢火蟲。鍾國強說,童年時街上沒有街燈,四處也有螢火蟲,試過以塑膠袋捕捉並帶回家中,讓牠們在蚊帳中閃爍。可惜此景不再,現在即使身處郊區,亦愈來愈難發現螢火蟲的蹤跡。

    鍾國強在《動物家族》中亦有寫螢火蟲:「對上一次看到(螢火蟲)是十多年前,那時我回去探母親,在河道上的獨木橋,看到一只孤伶伶的螢火蟲飛過。這個景象在我腦海中,很深刻。所以書寫〈螢蟲〉時將這個意象、回憶演繹成一個故事。」鍾國強以〈螢蟲〉,懷緬童年時一位玩伴,懷緬早年離世的母親。於讀者而言,整本《動物家族》更是在懷緬昔日的美好。鍾國強在書中開首寫下的一行字,似乎已交代一切:「記念父母及那遠去的年代」。
    '

    香港電台第二台

    17/06/2023 - 足本 Full (HKT 20:30 - 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