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開卷樂

簡介

GIST

主持人:馮傑、黃怡

開拓文字新國度,帶來閱讀新感覺;《開卷樂》帶領大家走進文字世界,分享閱讀樂趣。

 

逢星期六晚 9:30至10:00,香港電台第二台播出

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

最新

LATEST
21/05/2022

《異國文學行腳》| 嘉賓︰唐睿(作者)

|
《異國文學行腳》-頹廢的時代,苦悶的作者


「他(波特萊爾)其實不是一個頹廢的詩人,而只是一個頹廢時代的詩人……他的苦悶、憂鬱,正是『世紀病』的反映,有其深刻的社會根源。」法蘭西學院院士程抱一評論道。十九世紀中期拿破崙重建舊巴黎,命省長奧斯曼將巴黎大規模改造為現代化都市,作家波特萊爾以往熟悉的巴黎不見了,寫下了<天鵝>一詩表達感慨之情:「舊巴黎已不存在了,唉!」、「都市的形態,變得比人心更快」。波特萊爾面對城市變遷引發的鄉愁,如同失去了故土的流亡者。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又找到波特萊爾的影子嗎?


遊走四方修行

對於異國文學作家,我們又認識多少?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唐睿研究語文教學課程,他認為歐洲生活文化風俗各有不同,而香港長時間受到英語傳統影響,對歐洲國家的認識往往流於表面,對比起韓、日等其他亞洲地區,香港常規學校課程亦比較少教授外國作品。唐睿認為外國文學可以開拓視野,且與歷史文化背景息息相關,故希望通過撰寫《異國文學行腳》一書,為香港讀者介紹外國經典文學作品。

「行腳」本來是指僧侶求法而遊走四方的修行方式,唐睿探索異國的世界,同時亦希望這本書能夠作為「一本修行的指南」,協助讀者掌握西歐文化概念及思潮。本書選取了二十三位異國作家及其作品,勾勒出西歐文學家在十八世紀末至十九世紀的思潮形態,包括了浪漫主義、現實主義等,以及影響思潮的歷史大事,如法國大革命,乃至後期第一、二次世界大戰等。

本書由「登山之路」及「道上風景」兩部份組成,前者是唐睿負笈巴黎修讀文學時所研習的外國作家,故內容以介紹法國作家為主;後者則是留學前閱讀的作家,如井上端便是唐睿在圖書館的「巧遇」。書中除了介紹經典文學外,亦吸納比較小接觸的文化體系,如美籍猶太人文學家以撒.辛格、保羅.奧斯特等的文學作品。


俄烏戰爭端倪

除了歐洲作家外,唐睿亦提及了不少著名的俄國作家。他特別提及正在發生的俄烏戰爭,俄國與西方國家的角力並非一朝一夕,文學作品卻可追溯至舊俄時代以一窺端倪。唐睿言從舊俄時代的大作家托爾斯泰、屠格涅夫的作品,可以追溯到西方與俄國傳統文化的拉扯及地緣政治的角力。屠格涅夫出生於俄國富裕家庭,及後前往德國留學,成為當時俄國社會中的「西化者」,吸收了歐洲進步思潮。後來他旅居法國,通過創作針對俄國社會弊病作出尖銳的批評,如《獵人日記》揭示俄農奴制問題。換來的當然是俄國當權者的監控,屠格涅夫亦遭受到軟禁。

後來屠格涅夫發表了他的首部小說《羅亭》,刻畫出年輕的知識份子這類典型的人物,儘管這些人物學富五車、思想前衛,但他們有一通病,因意志軟弱而懊悔一生,也就是所謂的「零餘者」。屠格涅夫與當時西方國家頂尖的知識份子有不少來往,開拓了廣闊視野的同時,亦反思俄國知識份子欠缺行動力的弊病。俄國一方面吸收歐洲國家的知識,另一方面卻在意識形態上作出拒絕,知識份子面對時代洪流只能無動於衷,如此種種複雜的心理狀態,一一反映在俄國經典文學作品之中。

可是,人從來不會被任何事物所拘束,就算在壓迫的大時代,關鍵是否擁有堅忍意志,勇於想像,如同莫泊桑《皮埃爾與讓》:「偉大的藝術家是那些將他們獨特幻想強加於人類的人。」
|

21/05/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重溫

CATCHUP
12 - 05
2021 - 2022
香港電台第二台

14/05/2022

07/05/2022

30/04/2022

23/04/2022

08/01/2022

網上直播完畢稍後提供節目重溫。 Archive will be available after live webcast

01/01/2022

25/12/2021

18/12/2021

X

《紙黏土》| 嘉賓︰吳俊賢(作者)

主持人:馮傑、黃怡

|
【開卷樂】把卑微的生活揉成故事-《紙黏土》吳俊賢

這個書名聽起來可能會讓人想到手工藝和美勞教學書,然而這是一本書寫不同階層人士在生活中掙扎的小說集。雖然名字有點輕快,然而一瞥《紙黏土》的紫色封面,幾個蒙太奇感覺的長長人影,便能感到作品沉重的格調。「書名的設置本身也有很多的糾結,因為書名基本上是代表一切,有很大的象徵含意。」作者吳俊賢說。他起初把小說集命名為《失根的殘紅》,取自兩個短篇小說《根》與《殘紅》的名字,後來編輯認為名字有點「老土」,細想之後,便起名為《紙黏土》。紙黏土本身是很便宜的物質,代表著基層,作者希望書本能打入校園,因此用一個學生可能熟悉且有共鳴的意象,二來是考慮到這本書是小說集,創作過程就像把想像和經驗揉成文字;而「紙」代表書寫,「黏土」則有貼地的意思。


文學獎常客的第一本作品集

雖然《紙黏土》是作者第一本作品集,然而青年作家吳俊賢這個名字,在文學界卻一點都不陌生,因為他在2020年的中文文學創作獎,在散文組、小說組和新詩組都獲得三甲獎項,成為文壇一時佳話,更被戲稱為「獎金獵人」。吳俊賢說,其實這也是機緣巧合,從小到大他也很喜歡文字創作,連同學們會敷衍了事的週記,他也會認真對待,當作是盡訴心中情的出口。他說當時的文章以直抒胸臆為主,但當他把文章投稿到不同地方時,卻常常石沉大海。有文壇前輩提醒他,喜歡一個東西不能只憑一腔熱血,也要有成績、有人認同才行。出於自尊心以及「希望被人看見」的心情,他便開始專心鑽研寫作。後來疫情來襲,身為自由身學校導師的他沒有工作,便專心參加文學獎,結果也真的交出了一張亮麗的成績表。而《紙黏土》中的小說,也集成了他多年來參加不同文學比賽的參賽作品,小說集的出版,可說是獲獎以後的另一個里程碑。


把生活經驗揉成小說

在多篇小說中,可以見到一些人物原型,他們都是在人與人關係中格格不入的父親型角度,或是鬱鬱不得志的中年男人,作品呈現出這些男性角色,面對比他們知識水平更高的晚輩時的自卑和屈服。作者說,這個題材與自己的生活經驗有關,因為生活有不少忘年之交,例如是樓下的保安員、酒樓部長等,他們已有一些年紀,卻對自己的生活不太滿意,甚至大半生都未能活出真正的自己。吳俊賢有點同情他們,也反思香港這個知識型社會,人人仰望高處,卻忘記了向下望,關心社會上最低層的人。

小說集大多數作品以男性角度敍述,然而在《殘紅》一篇卻以女性角度出發,主角是一位在重男輕女家庭成長的女子。原來作者平日很喜歡打麻雀,「殘紅」暗指麻雀術語中的「爛花」,即是在錯的位置拿到不屬於你的東西,充滿了象徵符號。

各篇小說有不同的人物和場景,歸一的主題就是「貼地」。吳俊賢希望作品能「飛入尋常百姓家」,讓一些生活中被忽視的小人物的故事被人聽見,他也「希望鼓勵平時不接觸文字的朋友閱讀,也會送給那些忘年的朋友,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故事有人關注。」

香港電台第二台

14/05/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