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簡介

    GIST

    監製:李賢哲


    《鏗鏘集》是一個屬於觀眾的節目。

    打從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首播以來,經製作人在不同階段的摸索,節目的定位很清晰,要求鏗鏘有聲,講真話,積極發掘跟觀眾有密切關係的題材,多年來,製作人緊貼社會步伐,無論在政治、房屋、醫療、民生、教育、環保以至海外,積極發掘大家關心的題材。

    《鏗鏘集》是一個團隊,無論接受過批評或喝采,我們都不敢掉以輕心,每個星期,無論晴天雨天,緊守崗位,延續求真的精神。


    (節目逢星期一下午六時正於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八時於港台電視31播映。)

    網上直播時間 : 逢星期一HKT 2000 - 2030
    網上直播完畢可即時重溫節目

    按此前往《鏗鏘集》資料庫

    按此前往《鏗鏘集》得獎節目

    最新

    LATEST
    15/04/2019
    相片集
    相片集

    觀塘重建計劃,是市建局最大型的市區重建項目,動工近二十年。今年年初進行最後一期收樓程序,裕民坊接受市建局賠償的商販,陸續離場。

    何伯在裕民坊賣鞋大半個世紀,一個一百多呎的鞋檔,就養活了一家四口。重建後,何伯被迫退休,離開這個二十五年的「家」。他回想重建開始,不少老地標敵不過重建巨輪,見證觀塘由一個不夜城變成小太古城。

    沒有何伯那麼幸運,工匠福嫂不獲賠償及安置,而申請了三年多的工匠牌仍未有著落,被逼留守。

    重建,將舊區連根拔起,選擇離場的,將成為歷史,為街坊留下回憶。選擇留守的,在收地清場前,如何渡過這個最後的時光?

    Tag: A,B,C,D,E

    重溫

    CATCHUP
    02 - 04
    2019
    RTHK 31
    • 離不開,留不低

      離不開,留不低

      觀塘重建計劃,是市建局最大型的市區重建項目,動工近二十年。今年年初進行最後一期收樓程序,裕民坊接受市建局賠償的商販,陸續離場。

      何伯在裕民坊賣鞋大半個世紀,一個一百多呎的鞋檔,就養活了一家四口。重建後,何伯被迫退休,離開這個二十五年的「家」。他回想重建開始,不少老地標敵不過重建巨輪,見證觀塘由一個不夜城變成小太古城。

      沒有何伯那麼幸運,工匠福嫂不獲賠償及安置,而申請了三年多的工匠牌仍未有著落,被逼留守。

      重建,將舊區連根拔起,選擇離場的,將成為歷史,為街坊留下回憶。選擇留守的,在收地清場前,如何渡過這個最後的時光?

      15/04/2019
    • 燃燈者

      燃燈者

      2014年12月,79日的佔領運動完結。

      4年後,2018年11月,佔中案件開審。審訊歷時20日。佔中三子陳健民被挑選為唯一上證人台作供的被告。他將壓抑了四年的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在庭上看到學生衝入公民廣場的片段,如燈蛾撲火般,他頃刻為這群比成年人更勇敢的新一代流淚。

      六十歲的陳健民,在審訊前選擇提早退休,卸下教授的身分。他在中大最後一堂課,將他畢生所相信的民主信念,留給中大師生、校友及公眾。但他未言休,退休後第一個挑戰是跑半馬拉松。比賽前他的舊患風濕關節炎發作,心情忐忑,他笑言佔中也未緊張至此。他曾經參加毅行者,在48小時完成100公里,但他對首次跑21公里未敢輕視,努力練習。他想向外界證明,自己未受審訊而擊敗,同時為民主路上的摯友打氣。他相信,馬拉松就像爭取民主般,最終會到達終點,最重要是鍛練意志及身體,與不公義的政權「鬥長命」。

      案件將於2019年4月9日裁決。無論裁決如何,陳健民慶幸在證人台上再講一次佔中的民主理念,為這場雨傘運動作回顧與總結。至於定罪與否,他已從容面對。這種從容的態度,自29歲他分別寫碩士及博士論文時,兩度視膜網脫落,險些失明,他感悟活好當下,已經無憾。

      08/04/2019
    • 《八九演義》第二回﹕鐵幕

      《八九演義》第二回﹕鐵幕

      東歐變天30年後,世界上只剩下幾個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今集《鏗鏘集》記者深入仍然封閉的北韓,近距離觀察這個自稱為「我們最幸福」的國度。監控、政治宣傳、洗腦教育,是否存在?傳統共產盟友中國,如何示範一條發展之路?

      01/04/2019
    • 《八九演義》 第一回﹕六四

      《八九演義》 第一回﹕六四

      一九八九年是世界歷史一個重大的轉拆點,這一年柏林圍牆倒下,捷克、匈牙利和波蘭相繼推倒共產政權,以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瓦解。波蘭是首個成功推翻共產政權的東歐國家,波蘭民眾在二戰後首場民主選舉,用選票向共產黨說不。同一天,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同樣爭取民主改革的學生運動,最終被武力清場。歷史的巧合是,波蘭大選和六四清場都發生在同一天:六月四日。

      波蘭的抗爭故事由八十年代初開始,船廠工人因不滿物價上漲,反起罷工,最終成功組織首個非共產黨控制的工會--團結工會。當年團結工會領袖華里沙回首三十年前這場民主運動,反對勢力的路是如何走過來?天主教是波蘭國教,信仰又如何在共產政權高度監控下團結波蘭人?

      波蘭推翻共產政權後,推行政治和經濟改革,由社會主義走向資本主義,迎接市場經濟。中國共產黨則吸取東歐共產政權倒台的教訓,穩住政權,深化經濟改革。三十年後,中國崛起,不少國家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趨之若鶩,當年的學運領袖王丹如何評價「經濟開放,政治封閉」的中國模式?

      25/03/2019
    • 消失的116

      消失的116

      近千億的港鐵沙中線爆出連串工程醜聞,鏗鏘集再發現地盤的工傷數字出了問題,近三成工傷個案無被呈報,被消失的是甚麼個案?有無人隱暪工傷真相?港鐵如何監管地盤安全?

      18/03/2019
    • 何志平的名單

      何志平的名單

      由眼科醫生走入政壇,離任特區政府問責局長後投身於民間外交的何志平,被控賄賂非洲官員同洗黑錢入獄。由他被逮捕到定罪,無論內地政府或香港官場,都鮮有回應事件。

      《鏗鏘集》翻查同跟進審訊中曾經披露嘅人證、物證,重組何志平同中華能源基金會,如何透過一個聯合國大會前主席的關係,建立一個橫跨非洲、中美洲、中東同東歐的網絡。佢的行為背後,又同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有何關係?

      11/03/2019
    • 陪你走最後一哩路

      陪你走最後一哩路

      在香港,若死前被註冊醫生診斷為末期病患者,在家離世就不用報警,取得醫生的「死因醫學證明書」後,就可以直接辦手續,把遺體運往殯儀館,完全不用報警或去公共殮房,因此市民其實可選擇在家離世。
      老人家想在家離世,家人做盡各樣事情為圓他們的心願,然而無論是要符合法例、改變屋居環境,讓他們可以安舒地渡過最後一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生命何時終結無人能預計,如何才算好走?
      本集從兩個家庭照顧臨終親人的經歷,探討於香港「在家離世」的可行性。

      04/03/2019
    • 客囚異鄉

      客囚異鄉

      重門深鎖,守衛森嚴,菲律賓最大的監獄( New Bilibid Prison ),專門囚禁終身監禁的犯人,當中包括十八年前被指藏毒嘅港人鄧龍威,案件上訴至今仍未有結果;另外,在監獄的分流中心,還有四名上年十二月被判藏毒的香港人,為爭取他們能獲釋,多年來其親人和家屬不停兩地奔走,沒有放棄從法律程序尋求公義,過程就好比前行著一條無盡的苦路,當中又可有一線曙光? 盧榮輝是四名被捕漁民之一,他的姐姐盧樹好在過去兩年半,一共前往菲律賓二十二次,為弟弟找律師和證人證據,心力交瘁,最近又再去菲律賓探監和找律師覆檢個案,弟弟最近的情況怎樣呢?過程中又遇到什麼困難,她的心情又如何? 二千年時,香港人鄧龍威到菲律賓旅遊散心,怎料亦被控販毒罪成,重判終身監禁,期間更在獄中寫下自己怨獄的經歷,引起社會關注,鄧龍威哥哥鄧龍彪百感交集,沒想到事件害了一個家庭,自己當年不相信弟弟,爸爸亦自殺,現在的終極上訴又會否有新希望?

      25/02/2019
    • 天上人間

      天上人間

      去年施政報告提出,改裝整幢工廈成為過渡性房屋,一方面解決基層住屋困難,另一方面亦可以緩解長時間輪候公屋的問題。房委會去年公佈,公屋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已經飆升到五年半,有二十七萬人正輪候公屋,不少輪候冊的市民,都在唐樓或工廈劏房容身,但過去七年,政府以消防風險為由,掃蕩工廈劏房,令他們無處容身。政府施政報告提出,為工廈改為過渡性房屋開綠燈,是否能為基層巿民帶來新出路?

      有工廈住戶認為政策帶來新希望,然而改建工廈並非新構思。早在2012年,政府曾經研究修改《城規條例》及《建築物條例》容許部分工業大廈,改裝成過渡性房屋。不過方案在一年後,被發展局否決,原因是《建築物條例》對住宅採光和通風有要求,要確保住客健康和安全,所以大部分要改裝的工廈,需大幅改動或拆卸樓宇樓面,費用相當昂貴,而放寬或修改條例可能會有損住戶健康,認為方案不可行。事隔四年,政府重提研究工廈變過渡性房屋的方案,究竟是否可行?

      本集透過兩個工廈天台家庭被逼遷的故事,探討部分港人逼在眉睫的住屋問題。他們住在靠近天空的天台屋,卻說著最貼地的無處容身的香港故事。

      編導:陳穎忻

      18/02/2019
    • 逼爆醫院

      逼爆醫院

      年復年,流感季節,公立醫院逼爆情況,見怪不怪。今年冬季流感來得特別早,高峰期逼爆醫院,情況嚴重,醫護疲於奔命。多年來,人手不足、資源錯配、人才流失等未解決。醫療制度千瘡百孔,加上人口老化及與日倶增的人口,流感高峰期成為觸發點,醫護齊齊吶喊,上街抗議,開申訴大會。
      二十多年來,醫護界重重複複向政府反映相同問題,政府提出的短、中、長期解決方案做了什麼?
      醫護為何心灰意冷仍鍥而不捨提出意見?
      究竟政府的短、中、長期解決和業界的理解有何分別?
      前缐醫護承受什麼壓力?
      退休醫生,或離開醫管局醫生又何睇法?
      基層醫療是否長遠解決方向?

      11/02/2019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