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內容

    CONTENT
    02/09/2019

    2019年的盛夏,反修例運動由最初遊行集會,去到遍地開花,經歷了不同階段。
    當中一班年輕的抗爭者,走上街頭,表達自己的訴求。
    今年六月,《鏗鏘集》採訪過兩位十五歲的中學生。兩個多月以來,我們一直追蹤著他們的成長與變化。由最初的青澀、膽怯,變成勇武派,走在抗爭最前線。經歷過難過、憤怒、沮喪與傷心。
    2019年,他們過了個漫長而獨一的暑假。開學在即,他們又是否真的能重投校園,重拾學生的身份與心情?


    聯絡: hkcc@rthk.hk


    集數

    EPISODES
    • 濫暴?

      濫暴?

      警方在多場警民衝突中的執法手段被批為「濫暴」,八月三十一日太子地鐵站拍攝的片段,顯示警員在無合理情況下以暴力對待市民,之後的連日警民衝突中,亦被指涉及濫暴,究竟警方有無使用過分武力呢?
      自六月以來的示威浪潮中,警方發射超過二千枚催淚彈,警方強調是使用最低武力驅散示威者,但催淚彈對市民,及社區造成的影響,會否如警方所言,只是很短暫的影響?鏗鏘集徵集市民病徵,又委託化學工程師化驗催淚彈化學物有否殘留社區。

      09/09/2019
    • 這一年......十五歲的暑假

      這一年......十五歲的暑假

      2019年的盛夏,反修例運動由最初遊行集會,去到遍地開花,經歷了不同階段。
      當中一班年輕的抗爭者,走上街頭,表達自己的訴求。
      今年六月,《鏗鏘集》採訪過兩位十五歲的中學生。兩個多月以來,我們一直追蹤著他們的成長與變化。由最初的青澀、膽怯,變成勇武派,走在抗爭最前線。經歷過難過、憤怒、沮喪與傷心。
      2019年,他們過了個漫長而獨一的暑假。開學在即,他們又是否真的能重投校園,重拾學生的身份與心情?

      02/09/2019
    • 以暴制暴?

      以暴制暴?

      持續兩個月的反修例爭議,警民衝突持續升温,暴力場面不斷出現,甚至出現街頭打鬥傷人案件。警方在行動中發射了接近2000發催淚彈,亦用過殺傷力較大的橡膠子彈、布袋彈、海綿彈。示威者行動同時升級,包圍多區警署,投擲氣油彈及放火。當局讉責暴力的同時,示威者亦控訴警方濫用武力,以暴止暴是否出路?

      23/08/2019
    • 時代革命?

      時代革命?

      踏入八月,持續了兩個月的抗爭運動不斷升溫。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為勇武示威者的口號,衝突蔓延到集會遊行以外的社區,到目前為止,超過四十人被控暴動罪。

      與此同時,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一班市民亦靜靜地起革命。首次號召全港大罷工,響應的包括公務員。

      公務員阿倫及阿曦,做了十年公務員,生活安穩,一直少就政事公開發聲。不過,逃犯條例引起的社會抗爭持續升溫,政府的不作為讓他們決定出來罷工。

      究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對這班抗爭者,有何含意?

      和理非進場升級,又如何改寫這個運動的方向?

      07/08/2019
    • 721元朗黑夜

      721元朗黑夜

      721晚的元朗衝突,警方被質疑處理緩慢。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解釋「遲到」是部分警力調派往港島處理示威及警員當時正處理3宗打鬥、1宗火警。
      《鏗鏘集》記者整理7月21號晚上不同的片段,訪問相關人士,按時序梳理情節,詰問元朗黑夜衝突中,消失的警力在何處。

      29/07/2019
    • 612/721的傷口

      612/721的傷口

      反逃犯法例引發連串風波,6月12日警方施放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及未有公布實際數字的橡膠子彈,所用的裝備,遠超過2014年的佔中運動87枚催淚彈。612當日有不少片段顯示,警方近距離向示威者採用武器。

      外界關注,政府是否用了不合乎比例的武器;是否採用過度武力。政府官員一致口徑表示,示威者可以向監警會投訴。

      不過,612中遭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對待的傷者,對監警會有戒心,擔心投訴資料會成為警方控告他們的罪證。公眾亦要求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調查事件前因後果,對示威參加者及警方才公道。

      7月的抗議活動中,警民衝突越來越激烈,監警會主席梁定邦表示會主動檢視6月9日至7月2日的衝突場面成因,及建議如何預防類似事件發生,並會將報告給特首及警務處長。但監警會有限制,未必符合公眾期望。

      22/07/2019
    • 再見老人村

      再見老人村

      因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影響,被譽為香港最美的「老人村」石仔嶺面臨清拆,近千名長者的退休生活,明年四月就要面臨第一期清拆帶來的衝擊。溫伯五年前已在立法會向官員爭取無縫交接,政府承諾2023年會建好新安老院舍讓所有長者一起搬,但轉頭又要先清拆部分院舍,影響160人。溫伯語帶不甘,說搬到哪兒都沒問題,最重要是石仔嶺「一家人」齊上齊落,可惜事與願違。在石仔嶺住了七年,看着朋友一個一個離去,令他更珍惜這人與人之間的美好。面對身邊人事的改變,本來一個不變的安老之所是他安心之處,現在每天跟新相識室友種種田,說自己九十歲了,未來的發展或許與他無干,但仍為其他要面對搬遷的老人憂心。

      李婆婆和兩名室友,性格雖然各有不同,但朝夕相處一番磨合之後,已成為好姊妹。明年院舍清拆,唯恐搬遷後不能再和室友一起,亦怕未能與一直照顧她的看護在一起。

      營辦者許姑娘說,人老了適應力越來越差,好像屋外的大樹,生了根就難再移植。老人家也許就像這些大樹,心底期許不遷不拆,即使要離開,但求不變的是人情。

      15/07/2019
    • 這年初夏

      這年初夏

      反送中的議題把不少年輕人捲入了這場運動,少年十五廿時,他們在這場運動中,如何自處?如何為自己的未來拼搏?

      Zita/十五歲(中四)
      父母自小已向她灌輸六四的歷史、討論時事。而這次反送中的運動,她也全身投入,包括製作短片呼籲年輕人上街,又參與罷課運動等等。
      自認是個「和理非」的人,行動時不會冒險向前衝,明白自己年少、清楚自己的定位。包圍警總當天,她本選擇留守煲底,後來因為擔心在警總的同伴,與朋友五人走進示威人群,勸參與包圍的同伴離開。
      在這場沒大台的運動裡,只靠telegram, whatsapp group, skype 通消息、協商行動,縱然有時會出亂子,但她相信每個香港人也有重要的角色,年輕人的聲音也需要被聽見。

      阿華/十五歲(中三)
      佔領運動令他開始接觸政治。六月九日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上街遊行,這兩星期,一放學即去煲底支持反送中活動。宅男的外表,隱藏著勇武的信念,然,到包圍警總的一刻,他選擇留守煲底,承認是有點擔心走得太前。十五歲的夏天,他仿佛成長了不少。

      沛珊/十六歲(中五)
      教會的媒體小組是她的政治啟蒙。因著參與國歌法的項目,她感到香港的未來要靠自己去守護。在北區成長的她,強烈感受到生活已逐步內地化,慨嘆日常生活已被內地控制著,而修訂逃犯條例更是從政治層面去削弱一國兩制。她站出來反送中,為的守護她的未來,也是這個家的未來。

      阿夕/廿歲(大三)
      參與612事件,被警察用催淚彈驅趕而被困中信大廈,猶如死裡逃生,自此對警察有負面情緒;其後有人因反送中而自

      08/07/2019
    • 「陽光」司法

      「陽光」司法

      四十年改革開放,中國法治可仍然是摸著石頭過河。

      中國近年積極推動司法改革,法庭直播審訊,多單冤案獲平反,在十九大提出「依法治國」的氣氛下,讓中國踏進「陽光司法」之路。

      但依法治國背後,不少官員卻凌駕法律,有法不依。

      五十歲的劉忠林,三十年前公安為了破案,誣告他殺人罪坐左二十六年冤獄,是國內目前平反冤案中羈押最長的蒙冤者。幫人打冤案的律師李金星,多年來一直到處奔走,希望被蒙冤的人沈冤得雪,但律師牌照卻被無理吊銷。

      司法改革推行多年,為何人民仍感受不到真,正的公義?

      01/07/2019
    • 活在被消失的恐懼中

      活在被消失的恐懼中

      2012年內地容許NGO獨立注冊為民間非政府組織,但自習近平上台以來,形勢大為扭轉,尤其勞工NGO屢受打壓。繼2015年大抓捕後,過去幾個月,多名深圳與廣州的勞工NGO 工作者被捕,被失縱。當事人身在囹圄,他們的家人在外嘗試營救,卻苦無方法。這些家屬的經歷側寫了這群勞工 NGO 被打壓的苦況,也譜寫了公民社會在司法不健完的制度下的悲歌。

      大兔是女權運動者,展開「大兔跑一萬公里迎小危自由」的計劃,呼籲大家關注丈夫危志立被拘捕的情況。危志立是自媒體<新生代>的編輯,因為報導湖南塵肺病工人維權事件被監視居住,家屬也不知他現身處何方,律師也見不到他。為了營救丈夫,大兔所有的內地社交平台都被封殺,唯有透過FACEBOOK 呼籲大家關注丈夫,不要被扣上「尋釁滋事」的罪名而被消失了。大兔本身是女權主義者,曾在2015年被拘押超過一個月,自此,女權運動被打壓,不能再進行高調的街頭行動,只可淪為鍵盤戰士,寫文章爭取女權;可惜,也因為營救丈夫,她的女權工作也被逼停頓了,更被逼遷,慨嘆無力面對現實的殘酷。這幾年的經歷,令大兔深深感到恐懼,擔心終有一天自己被消失,被滅聲。

      肖紅霞是2009《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中國工人的代表之一,是她的工人人生最光榮的時刻,十年過去,她的前夫張治儒因為多年來協助工人維權被拘捕,罪名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至少會被判監三年。肖紅霞欣賞張治儒全心為工人維權,化解勞資衝突,即使被旅遊也不受動搖;然而,張治儒的理想也連累了家人,一年內被逼遷十多次,影響孩子的成長,可幸的是孩子反而以爸爸為傲。幾年前,肖紅霞離婚了,看到大環境對勞工NGO的打壓,肖紅霞停止了女工培訓工作。為了照顧孩子,她未能再返回工廠工作,生活拮据,笑言但願孩子不要步前夫後塵,平平淡淡過日子可了。

      編導:楊月芬

      24/06/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