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拆解文化差異,促進了解,消除歧視。

    簡介

    GIST

    監製:李雅欣


    少數族裔與香港社會的融合、以及少數族裔被歧視的情況,一直是社會關注的議題。其實香港一些少數族裔人士,他們的父、祖輩早年已來港定居,在香港的發展歷史中擔當重要的角色。他們已經落地生根,融入香港這個大家庭,成為社會的一分子。
    「我家在香港II」,以香港人與少數族裔的相處為主線,讓觀眾了解大家應如何相處才可打破彼此隔膜,拆解一道因語言、文化差異而築起的牆壁,促進了解,消除歧視。
    節目以紀錄片形式拍攝,八集節目記錄了十多位外籍朋友植根香港的故事,當中有他們與香港人的互動交流,希望觀眾反思我們和族裔之間如何相處才可打破文化差異的隔膜。

    最新

    LATEST
    08/11/2016
    相片集
    相片集

    Nischaya 及Neivda兩兄妹分別就讀小學二年和三年級。他們在尼泊爾出生後,父親便把他們帶來香港。去年十一月,兩兄妹自出生後第一次返回尼泊爾的家鄉。自幼於香港長大的二人,雖然對簡樸的家鄉感到新奇,但始終未能適應當地生活。

    父親希望小朋友學好中文,日後便不用如自己般只能靠勞力生活。學習中文無疑是進入主流社會的重要一環,但作為父親的他更希望小朋友可以快樂地學習,不要因成績單而感到無盡的壓迫和憂慮。這當中充滿着矛盾,但也充滿着愛。

    就讀小學四年級、十一歲的Swastika,選擇了以英文教學為主的小學,尋找學習知識與中文的平衡點。成績優異的Swastika,學習中文除了是為前程着想,也是為了幫助幾乎不諳中文的母親做翻譯。她是一個非常乖巧又早熟的小女孩。

    兩個個案反映不同的價值,請耐心聆聽小朋友們的聲音。

    編導: 崔麗容

    監製: 李雅欣

    重溫

    CATCHUP
    09 - 11
    2016
    RTHK 31
    • 第二個家

      第二個家

      Nischaya 及Neivda兩兄妹分別就讀小學二年和三年級。他們在尼泊爾出生後,父親便把他們帶來香港。去年十一月,兩兄妹自出生後第一次返回尼泊爾的家鄉。自幼於香港長大的二人,雖然對簡樸的家鄉感到新奇,但始終未能適應當地生活。

      父親希望小朋友學好中文,日後便不用如自己般只能靠勞力生活。學習中文無疑是進入主流社會的重要一環,但作為父親的他更希望小朋友可以快樂地學習,不要因成績單而感到無盡的壓迫和憂慮。這當中充滿着矛盾,但也充滿着愛。

      就讀小學四年級、十一歲的Swastika,選擇了以英文教學為主的小學,尋找學習知識與中文的平衡點。成績優異的Swastika,學習中文除了是為前程着想,也是為了幫助幾乎不諳中文的母親做翻譯。她是一個非常乖巧又早熟的小女孩。

      兩個個案反映不同的價值,請耐心聆聽小朋友們的聲音。

      編導: 崔麗容

      監製: 李雅欣

      08/11/2016
    • 她.不一樣

      她.不一樣

      香港部分少數族裔受語言或文化差異所礙,故在生活或就業方面遇到困難。不過,當中亦有人即使通曉中文,也單單因為膚色不同而吃過不少苦頭。

      香港一直強調多元開放,讓少數族裔可以在社會中扮演不同角色,而巴基斯坦裔的張美姬(Maggie)便是其中一員。Maggie現職懲教署懲教主任,於羅湖懲教所擔任區域主管。她之所以能操流利廣東話,全因她在香港出世。她三個月大時便遭親生父母遺棄於孤兒院。在三歲時,她獲一個香港家庭收養,並在香港成長。她從未與親生父母聯絡,對巴基斯坦的語言及文化也一無所知。

      Maggie自小在本地主流學校讀書,撇開外表,她與本地華裔小孩無異,卻經常因為膚色與別不同而被視為「異族」,更遭受不少冷嘲熱諷。

      往事讓Maggie不堪回首,但她年少時的不如意,卻推動Maggie更努力學習。她最終考入中文大學,畢業後更回到母校任教。為了挑戰自己,Maggie在一年前加入懲教署。因為擁有巴裔外表,Maggie深得少數族裔在囚人士的信任,無奈她聽不懂亦講不通他們的語言。為了尋根及了解自己族裔的歷史,Maggie現正學習巴基斯坦語言及文化,並希望在學有所成時,可以幫助香港的巴基斯坦人。

      編導: 劉健倫

      監製: 李雅欣

      01/11/2016
    • 泰美麗的故事

      泰美麗的故事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不少泰國女性以過埠新娘的身分移居香港,人地生疏加上言語不通,很多都遇上溝通和適應的問題。當中有人選擇逆境自強,有人則隨遇而安,各自發展成不同的故事。

      要適應截然不同的新環境,絕對不是易事,但新環境也是新機遇。泰國華僑謝桂芳於八十年代在香港落地生根,並隨着香港經濟的起跌抓緊每個機遇。機場於一九九八年遷到赤鱲角,後來出現沙士襲港,很多人因此看淡九龍城的前景,亦有不少店舖結業,但謝桂芳反而敢於把握這些時機,在九龍城建立自己的事業。

      另一個泰國新娘May,二十九歲時嫁到香港,當時人地生疏,和老爺奶奶同住公共屋邨。由於背景和生活習慣不同,她和夫家相處得並不愉快,每天悶悶不樂,甚至十分討厭香港和香港人。在困境中,幸得丈夫溫柔對待,才能夠勉強撐下去。第二個女兒出世後,醫生懷疑她失明,令阿May和丈夫大受打擊,一家人甚至移居泰國。後來,為了讓女兒享有更好的醫療福利,全家又回流香港。

      幾經波折,夫婦倆沒有對人生絕望。為了女兒,他們反而更積極面對人生,努力提供最好的東西給女兒,並一步一步解決困難。阿May的丈夫決定提早退休,爭取更多時間照顧家人,全家也從奶奶家中遷出,建立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家,阿May的情緒也因此得到紓緩,生活愈來愈快樂。最令阿May意想不到的是,女兒的病原本是不幸的事,但反而激勵了她,令她更加投入生活,積極參與宗教組織和各種社會事務,因此她生活圈子漸漸擴闊,人也變得開朗。她開始喜歡香港,也喜歡這裏的人,而一直在身邊鼓勵和扶持她的,就是善良、溫柔的丈夫。

      到了今天,三個女兒已長大成人,一家人互相關心,一起談心,一起唱歌。這個在香港建立的家,已成為阿May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

      編導: 伍自禎

      監製: 李雅欣

      25/10/2016
    • 我的大學之道

      我的大學之道

      由於從小掌握粵語,使韋正德這個尼泊爾裔男生更容易融入本地,並以不俗的成績修畢中學理科課程。不過,他並沒有安於現狀。喜歡思考人生道理的他毅然選修哲學,而為了提高其辯證思維和論述能力,韋正德更加入大學辯論隊。他亦計畫將來加入公務員行列甚至從政。這都源於一個動機,就是他希望以親身例證鼓勵更多少數族裔青年在香港爭取更好的發展。

      雖然韋正德身為尼泊爾裔人,但他比不少本地人更了解香港社會的各項議題,亦更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對於幫助少數族裔,他覺得自己責無旁貸,因此他成長以來都不時參與各種幫助其他少數族裔的義務工作。韋正德雖然並非生於香港,但他在這裏成長。他有着與華人差不多的臉孔,因此當他與同學和朋友走在一起時,很難看出他是尼泊爾裔人。喜歡音樂的他最愛和老朋友到海濱作街頭表演,他用吉他和擴音器唱奏「海闊天空」。假如他能憑歌寄意,寄予香港和少數族裔,他會想表達什麼呢?

      辯論比賽臨近,密集的策劃會議日復一日。韋正德身為辯論隊隊長,認為面對其他院校的挑戰,比賽果更重要的是帶領隊員好好合作、盡其本份。韋正德希望透過大學生活的種種挑戰增強個人信心,身體力行地鼓勵其他少數族裔向上流。

      編導: 張騫

      監製: 李雅欣

      18/10/2016
    • 快樂成雙

      快樂成雙

      人在異鄉,要適應另一套文化並非易事。三位來自西方國家的丈夫,為了香港妻子離鄉別井來港生活,活像電影情節般浪漫。但浪漫過後,回到現實中的婚姻生活,還得應付很多難題。愛,會否是三段異族婚姻的解難方法?

      來自英國的John二十多年前在老家遇上到當地旅行的Persis,跟她結婚後移居香港,一住便是二十五年。John現時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現在更在大學教授語言學。John對自己的教學要求嚴格,全因他對這地方有使命感,可見John很希望在香港落地生根。

      Andy 來自德國一個小城市,在港兩年,正努力學習廣東話。為了令Andy盡早收到成效,太太Tracy更「出動」自己的父母,讓他有機會多聽多講。要融入異鄉,接納當地的獨特文化是重要的一環。在適應這一切新事物的期間,可幸的是Andy並非孤身上路,而是有Tracy陪伴同行。

      Brett來自加拿大,在港的日子相對較短。他和太太Saron在香港邂逅,後來結婚,女兒今年一歲。不諳廣東話的他,也曾對融入她的生活圈子有過一番掙扎。女兒出生後,兩人對外國式和香港傳統式的照顧子女方法也有不同的想法,當中也是充滿溝通和妥協藝術的。從另一角度來看,Brett的出現,對於Saron的家庭關係也引起微妙的變化,帶來了正面的影響。

      編導: 黃建民

      監製: 李雅欣

      11/10/2016
    • 孟加拉的兩生花

      孟加拉的兩生花

      現時,香港只有不足二千名孟加拉人居住,他們有的是早二、三十年前來港工作並紮根於此,有的是他們的家眷及後代,有的更是來港等候審核確認的難民。其總人口只是居港印度人的二十分之一,可謂是居港少數民族中的少數。

      現年28歲的 Shormi Ahmed,自1999年與母親和姐姐一起從孟加拉來港,跟九十年代初已來港從事進出口貿易生意的父親在香港建立新生活。她在香港渡過了沒有「中文語境」的中學歲月,身邊的同學縱使有本地學生,但學校還是把她編入去專為少數族裔而設的班別,他們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及菲律賓等,故她接觸中文及本地人的機會可謂少之又少。

      熱愛藝術的 Shormi幾經轉折下考入香港大學文學院,主修藝術及比較文學。自此,她多了機會接觸本地年輕人社群,也漸漸認識到不同地方的文學及藝術作品,包括其中一位她甚為欣賞,與她同是香港大學文學院出身的著名作家 ─ 張愛玲。雖然 Shormi不太能讀寫中文,但她透過英文譯本,也能明白及了解張愛玲作品箇中的世界。

      張愛玲筆下的女性大多帶著悲劇命運,在時代巨輪下,女性被傳統、被男性為中心的社會主宰,她們不能選擇自己的命運、自己的人生。情況就如若果 Shormi仍留在孟加拉成長及生活,她也很可能會按父母的意思,跑去結婚生子,做個傳統的孟加拉女子。這一切,都因為 Shormi成為「香港人」後而改變過來。現時,她正為自己從事的藝術行政工作而不斷努力,希望在藝術範疇及生活上發掘更多的可能性。

      同樣是孟加拉人的Lamia在香港土生土長,今年考進香港大學文學院,無論升學或將來的事業、婚姻,都有自己的一套計劃。Lamia在課餘最愛玩音樂,有別於一般香港學童所學的鋼琴、小提琴等西方樂器,她醉心的是家鄉的古典樂器手提管風琴(Harmonium),在印度、巴基斯坦及孟加拉相當受歡迎。「這是我們文化獨特的一部份,但現時很多人一竅不通。當再沒有人懂得演奏時,它就會自動消失,因此我想將這傳統文化傳承給我未來的孩子。」

      談到傳承,孟加拉人對婚姻都有一套既定的觀念,正如Lamia父親Shamim Rahman所言,他們對婚姻無論在文化或宗教都有很嚴謹的規條,「作為一個穆斯林,Lamia應該跟穆斯林男孩結婚。」但婚姻對Lamia仍是遙遠的事,只因她選擇先專注自己的事業,「我希望在經濟獨立後才結婚,現時社會思想較自由,不再只有男孩子可以讀書,女孩子亦不再只留守閨中當主婦,時代已經不同了。」

      編導: 凌宇瀚

      監製: 李雅欣

      04/10/2016
    • 日鄉隨俗

      日鄉隨俗

      日本有一句諺語「住めば都」,意思是「住慣了的地方就是天堂」。兩個日本人來港定居,一個生活了四年,一個一住四十多年,各自找到心中的天堂。

      今年已七十歲的品川一誠,在香港已生活了四十多年,三年前退休後,發覺自己對香港的認識比對日本的更多,所以決定留下來,並到坪洲這個離島耕種,過着半隱居的生活。 品川性格隨遇而安,既來之則安之,在他的小農田亦可見一斑。品川遵循「自然農法」耕種,也就是說開好農田之後,隨意讓農作物生長,每天只是澆澆水、跟植物「聊聊天」,長出什麼就吃什麼。幾年前,小鳥把幾顆桑樹種子帶到品川的小農田裏,種子竟在不知不覺間長起來,現在長成兩棵大樹。事事隨心的品川於是開始研究桑樹、桑葉,最近還用這些材料製作曲奇,請朋友品嚐。

      生命對品川來說,就好像和小鳥、種子、農田之間的緣分。工作把他帶到香港來,讓他多年來在這片土地上紮根和成長。

      奈緒子還未到香港居住前,從沒有想過自己會以繪畫為職業,更沒有想過,繪畫的題材竟會是香港的街頭巷尾。在東京長大的奈緒子,大學時雖然修習藝術,但畢業後的工作是在大公司裏當文員。十年前跟她的香港人丈夫結婚後,奈緒子便來到香港生活。初時未習慣香港的生活方式,也未找到工作,奈緒子惟有在大街小巷中蹓躂,其間不斷受到新環境的刺激和啟發,於是她再拿起畫筆,就以眼前的景象為題材去創作。

      在數年間,奈緒子的作品呈現出個人風格。除了在香港、東京兩地的大小咖啡店舉行小型展覽之外,她還開班教授成人、學童繪畫。在香港,她教授的題材很廣,由街上風景到室內靜物、由古怪人物到奇趣貓咪都有,但回到東京講課時,同學希望學習繪畫的,竟然是香港的街景。每一次回到東京老家時,奈緒子都會看見一些從前沒有看過的風景、發掘出從沒有留意過的細節。奈緒子說:「可能在一個地方住久了,所以對很多美麗之處都會視而不見。」

      生活對對奈緒子來說,就是閒盪,在細節中尋找美麗。

      編導: 余永泉

      監製: 李雅欣

      27/09/2016
    • 永遠的智慧

      永遠的智慧

      少數族裔要在社會立足談何容易,因為他們往往要較本地人加倍努力。若有人可以與他們結伴同行,他們的路可能會更為平坦。在香港,便有兩個本地人見證着一個印度少年的成長路,同時也成為他一路上的守護者。

      高永智,人稱KJ,是生於香港的印度裔男生。他今年16歲,就讀中四。他是學生會幹事,也是「德」社社長。形象陽光的他擅長流行的beat box,更經常代表學校在外演出。

      詹小寶今年18歲,是一名中六學生。他是生於香港的本地生,同樣是beat box社團的成員。3年前,這兩個背景迥異的人,因為beat box走在一起,最終成了一對好兄弟。兩人互相學習,也互相照應。我們很難想像這兩個大男孩最常聚在一起做的,居然是互訴心事。

      二人雖然就讀不同級別,但他們無論在校內或校外都如影隨形。詹小寶是高永智beat box的啟蒙老師,而且他們無論是打藍球或踩滑板都在一起。這完全顛覆了少數族裔學生與本地生融合困難、不能建立真正友誼的說法。

      朋輩以外,對KJ影響深遠的還有負責輔導校內少數族裔的黃建豪老師。二人的師生情誼,發展至今猶如親人。黃Sir與KJ好比父子,他不僅是KJ的中文科老師,還是其人生導師。

      兩個香港人深深地影響了高永智,同時成為了他走向人生另一方向的見證人和守護者。

      編導: 崔麗容

      監製: 李雅欣

      20/09/2016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