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

簡介

GIST

監製:利子良


香港開埠至今雖只有百多年,但其歷史可遠溯至宋明。特別的地理位置及經歷,造就了香港獨有的社會文化。她既是中國的南大門,直接接觸西方文化,亦深受中國五千年傳統影響,發展及保存了華南典型的文化特色。

今天,香港雖然成為了國際大都會,但歷史痕跡在城鄉里巷仍然處處可尋,多項物質及非物質遺產都得以保留,傳承下去。


播出日期:
2018年12月22日起
逢星期六晚上九時三十分至十時港台電視31
2018年12月25日起
逢星期二晚上六時至六時三十分無綫電視翡翠台

最新

LATEST
26/01/2019
相片集
相片集

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經結束超過七十年,但到了今天,香港仍然保留了很多鮮為人知,富有歷史價值的軍事設施,包括炮台,堡壘,機槍堡,戰壕及掩體等,這些都是我們重要的文化遺產。

香港是一個高度發展的地方,因此一般人可能都不會想到,原來在我們的四周,現時仍然留有不少的軍事遺蹟,好像是海岸炮台和機槍堡等,香港歷史研究者高添強認為,香港現存的軍事遺蹟數量可能是東南亞之冠呢!

位於鯉魚門魔鬼山的防禦工事,於二十世紀初建成,主要包括魔鬼山碉堡,歌賦炮台及砵甸乍炮台。整個軍事建築群位於鯉魚門海峽北岸,跟南岸的鯉魚門炮台、白沙灣炮台及西灣炮台隔岸相對,曾經共同守衛着維多利亞港東邊的入口。香港大學建築學院房地產及建設系黎偉聰教授於2002年開始實地勘察及測量魔鬼山的軍事遺蹟,黎教授的研究團隊亦是第一隊以高空照片及土地測量方法研究軍事遺蹟的團隊。

雖然魔鬼山軍事設施曾經有着很重要的戰略地位,但因為位置接近民居,又與衛奕信徑相連,經常會有遊人經過,因此亦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人為破壞,例如塗鴉、非法改建及耕作等。

現職中學歷史科教師的蔡耀倫,在中學時期因為看到高添強所寫有關軍事遺蹟的書,而開始迷上研究軍事歷史。蔡老師經常主持導賞團,帶領學參觀香港的軍事遺蹟,目的主要是希望讓學生可以實地感受戰爭,捉摸歷史,從而加深學生對香港的認識。

現在,這些極具意義的軍事遺蹟,遭遇各有不同:有被改建成博物館、有被闢作為郊野公園、有的甚至被掩埋在叢林間,落得一片荒涼,無人打理。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主席劉智鵬教授認為,香港以往一直處於一個處處受威脅的狀態之下,這些曾經參與保衛香港的重要歷史見證,絕對值得我們好好保留。

編導:彭志敏
助導:陳碧琪

重溫

CATCHUP
12 - 01
2018 - 2019
RTHK 31
  • 戰後炮影

    戰後炮影

    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經結束超過七十年,但到了今天,香港仍然保留了很多鮮為人知,富有歷史價值的軍事設施,包括炮台,堡壘,機槍堡,戰壕及掩體等,這些都是我們重要的文化遺產。

    香港是一個高度發展的地方,因此一般人可能都不會想到,原來在我們的四周,現時仍然留有不少的軍事遺蹟,好像是海岸炮台和機槍堡等,香港歷史研究者高添強認為,香港現存的軍事遺蹟數量可能是東南亞之冠呢!

    位於鯉魚門魔鬼山的防禦工事,於二十世紀初建成,主要包括魔鬼山碉堡,歌賦炮台及砵甸乍炮台。整個軍事建築群位於鯉魚門海峽北岸,跟南岸的鯉魚門炮台、白沙灣炮台及西灣炮台隔岸相對,曾經共同守衛着維多利亞港東邊的入口。香港大學建築學院房地產及建設系黎偉聰教授於2002年開始實地勘察及測量魔鬼山的軍事遺蹟,黎教授的研究團隊亦是第一隊以高空照片及土地測量方法研究軍事遺蹟的團隊。

    雖然魔鬼山軍事設施曾經有着很重要的戰略地位,但因為位置接近民居,又與衛奕信徑相連,經常會有遊人經過,因此亦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人為破壞,例如塗鴉、非法改建及耕作等。

    現職中學歷史科教師的蔡耀倫,在中學時期因為看到高添強所寫有關軍事遺蹟的書,而開始迷上研究軍事歷史。蔡老師經常主持導賞團,帶領學參觀香港的軍事遺蹟,目的主要是希望讓學生可以實地感受戰爭,捉摸歷史,從而加深學生對香港的認識。

    現在,這些極具意義的軍事遺蹟,遭遇各有不同:有被改建成博物館、有被闢作為郊野公園、有的甚至被掩埋在叢林間,落得一片荒涼,無人打理。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主席劉智鵬教授認為,香港以往一直處於一個處處受威脅的狀態之下,這些曾經參與保衛香港的重要歷史見證,絕對值得我們好好保留。

    編導:彭志敏
    助導:陳碧琪

    26/01/2019
  • 漁歌餘韻

    漁歌餘韻

    不同俗群的人皆有其唱歌文化,他們會因應其生活環境而形成獨特的歌謠。廣為人知的有客家山歌;而較少人認識的有水上人的嘆歌。嘆歌又稱為漁歌、鹹水歌及蜑家歌,但鹹水歌及蜑家歌這名稱都帶有負面意思。漁歌是主要在人生禮儀上嘆唱,包括結婚和葬禮,而內容偶然會配合場景加入即興元素。
    隨著社會改變,水上居民遷居岸上,漁歌民化在香港幾近消失。上岸多年的黎帶金女士因為希望漁歌文化得以保留,所以在公園義教其他人嘆歌。來學習的多是滿頭白髮的老婦,她們來學嘆歌是為了年老父母的往生作準備,希望盡一點孝道。由於上一輩的水上人多不識字,嘆歌一直都是口耳相傳,由於只有極少文字紀錄,歌者只憑記憶去口傳身教,亦令這豐富的傳統文化走向沒落。

    編導:鄧慧玲
    助導:黃珈琳

    19/01/2019
  • 活於太平山下的薄扶林村

    薄扶林村是港島南區一條擁有二百多年歷史的鄉村,早於清嘉慶年間(1819)的《新安縣志》已有薄鳧林的記載,後來因為牛奶公司選址薄扶林建立牧場,提供大量就業職位,再加上巴黎外方傳教會的療養院及印書館,令到薄扶林村的人口急升,也培育出薄扶林村獨有的生活文化特色。

    隨着時代更迭,社會發展,薄扶林村亦無可避免地面對政府收地的危機,於是村民開始團結組織起來,守護這一條港島歷史最悠久的鄉村。

    2009年成立的,主力推動薄扶林村及週邊古蹟的保育運動。村民蕭昆崙及黃廣長都是小組核心組員,透過建立香港第一個社區檔案館,舉辦導賞團及各種各樣不同的文化活動,加深香港人對薄扶林村的了解及認識。薄扶林村更獲「世界文物建築基金會」列入2014年監察名單。

    薄扶林村內,五花八門的建築材料,看似雜亂無章的住屋排列,其實正好反映着村民的生活智慧。建築師潘浩倫指出,由於地少人多,為了配合生活需要,薄扶林村民發揮他們的生活智慧,盡用空間及物料,去建立自己的家園,因而形成了薄扶林村的獨有建築特色。

    2017年,保育小組更向衞奕信勳爵文物信託基金申請,舉辦「薄扶林村社區檔案傳承文化經驗分享」計劃,透過不同形式的活動,讓不同學校、不同年齡的學生一起,更深入了解這條甚具人情味的老村。

    薄扶林村不單是一條歷史村,也是一個「活着」的小社區。

    薄扶林村不單是薄扶林村民的鄉村,也是屬於香港人的歷史見證。

    編導:彭志敏
    助導:郭鳳瑤

    12/01/2019
  • 客家武林

    客家武林

    飄洋過海,尋訪自己的武術根源,陳俊利和他的徒弟 Diana,遠道從澳洲來到香港,就是要學習更多客家功夫的文化。

    客家功夫有着數百年的歷史,隨着人口的遷移,早在二十世紀以前已植根香港,在香港的客家村落發揚光大,藉着各種節慶和社交禮儀的互動,客家文化充斥着香港每一個角落,由於政治及地緣關係,香港亦成為了客家功夫匯集之地。

    客家人族群意識強,客家功夫傳統上傳男不傳女,並只傳給同村子姪,不傳外人,但隨着時代的發展,客家功夫已漸漸流傳出去,甚至外國非華裔人士,也有人學習客家功夫。

    由於缺乏土地,租金昂貴,香港的武館文化漸漸式微,公園及空地,甚至行人天橋,已成為傳授客家功夫的主要場所,但對客家功夫傳承影響最深的,還是文化的改變,當每個人都沉迷於網絡世界,再沒有人每天都練習功夫,縱使功夫沒有失傳,也沒有當年的精湛。

    編導:伍自禎
    助導:陳巧樺

    05/01/2019
  • 桌桌有漁

    桌桌有漁

    烏頭魚和基圍蝦,可能是其中兩種常常出現在香港人飯桌上的食物。
    位於香港西北面的米埔及內后海灣濕地是自然保護區,有著淡水漁塘和基圍。早在四十年代,大量內地新移民帶著基圍的技術來港定居,基圍漸在香港發展,出產基圍蝦。六十年代,河道污染,漁民由經營基圍轉售利潤較多的淡水魚,到現在已沒有人經營基圍。七十年代是養魚業的全盛時期,直至九十年代,本地養魚業面對種種問題,養魚業開始式微至今。

    事實上,米埔及內后海灣濕不單提供食物給人類,更是每年五千萬隻遷徙水鳥重要的中途站及越冬地。世界(自然)香港基金會管理米埔自然保護區,保育這片具重要生態價值的濕地。他們仍在夏季的晚上收成基圍蝦,在這唯一仍然運作的基圍中,向大眾示範這門快將失傳的技藝。

    人吃魚,鳥也吃魚,人和鳥看似是對立﹔漁民和觀鳥者更是話不投機。
    可是,香港觀鳥會於2012年起透過不同計劃,與漁民們建立種種的合作關係,令漁民對自然保育加深認識,也令大眾對本港塘魚養殖戶的境況及歷史有更深入的了解。

    基圍操作技藝和養魚技藝已被列入首份「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之內。魚塘會否如基圍般逐漸消失?人,魚,鳥又是否能在香港繼續共生?這僅有的生態環境能否得以保育?

    編導:楊敬存
    助導:陳碧琪

    29/12/2018
  • 我這一代大澳人

    我這一代大澳人

    現今的大澳是一個深受遊客歡迎的旅遊景點,其獨特的水道、兩旁的棚屋再加上三面環山,本身就是一幅美麗的風景畫。這個現時常住人口不足三千人的小社區,曾經是居住了兩萬多人的集鎮。大澳獨特的生態和地理位置,促成了早年魚業、鹽業、農業和商業發展,吸引了不同族群的人定居。大澳居民多年來發展了獨有的社會文化傳統,而這些傳統就起了連繫大澳人的作用。
    大澳端午龍舟遊涌傳承至今已超過百年,既是祭祀活動,亦起了凝聚社區的功能。龍舟遊涌活動由三個魚業行會舉辦,分別是扒艇行、鮮魚行及合心堂。以往的活動經費會由各行會捐資支持,但隨著魚業衰落及人口外遷,活動的推動日漸困難。雖然不少人已離開大澳謀生,而各個魚業行會亦已停止了捕魚及鮮魚買賣;慶幸大澳人從未放棄傳承,一班長輩仍然堅持,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龍舟遊涌於2011年成為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並得到更多資助和關注。為了讓更多年青人參與該盛事,有團體每年端午節期間都會招募學生參與大澳田野考察及服務學習活動,同學透過與當地居民訪談及帶領導賞團,對文化遺產保育有更深體會。
    大澳是一個兼容不同族群的社區,明清時期已建成供奉不同菩薩的廟宇。早年水上人和陸上人的交往較少,水上人篤信侯王和天后,而陸上營商的大澳人則較多拜關帝。關帝廟前的一片空地曾經是擺檔和賣藝的好地方,是不少大澳人的回憶。在大澳經營酒家的盧先生,懷念以往在關帝廟前的時光,近年積極統籌曾一度停辦的關帝誕。適逄今年關帝廟完成重修,有心人號召舊街坊和新生代重遊大澳,大家再次在關帝誕活動聚首一堂,維繫社會,凝聚認同。

    編導:鄧慧玲
    助導:黃珈琳

    22/12/2018
  • 網站獲奬:

  • 在新分頁開啟第五屆傳媒轉型大獎
  • 在新分頁開啟2014優秀網站選舉十大優秀網站